余笙不相逢

S右only💘
沉迷年下小狼狗攻masaki和年上精英受sho酱

(A团)十一月恋爱

磁石NS

磁石NS

磁石NS


重要事情说三遍,毕竟不再打tag了,希望大家擦亮眼睛。

以及今天其实我连上都没有写完。

先发出来吧,明天继续





十一月恋爱(上)

 

 

 

立秋挑灯

 

夏天快结束的时候,樱井突然差下人去扯来缩缅和缟要置隆冬新衣,末了又叫住已经走到屋门口的人,添了一句“要郎窑红”。

 

躬身领下差事的老家仆心里头犯了嘀咕,打从他到樱井家做工起,就没有见过主子着过什么颜色明艳的衣服,就连盛夏里那身霁青的浴衣,也是他留洋的旧友寄来,信里反复唠叨着一定要穿上拍照发给他,才真切的被穿了出来。

 

做衣服的事情吩咐下去了,樱井便不再过问。立了秋照往常一样给上上下下的家仆遣了假,留三五管事照料着院里的花草,自己也离了家。他要去的地方不远。每年的这个时候樱井都会去百里外的二宫家小住几日,这是大家都知道的。

 

出发前的夜里下了场雨,院里的梧桐被打落了不少叶子,樱井比往年晚了半天才到二宫门口。半途雨又下了起来,等到了目的地,二宫已经撑了伞站在门口候着。见他推门下车也不上前,就似笑非笑的看着樱井拨开雨幕,有些狼狈的钻进自家檐下。雨在他身上砸出些并不规则的暗色来,上乘衣料包裹着的主人倒是不在意,随手弹了弹,权当已经补救过,看得二宫连连摇头。

 

“你倒是下雨也来。”等樱井抖索着站稳伸手,二宫这才递出手里捏得温热的伞柄,抄手兜进袖口里,跟着他往雨里迈步子。

“家里的灯该换新的了,上门来讨。”樱井露出个讨好的笑来,从怀里摸出一包东西送到二宫面前,“路过集市的时候买了些糕点,你尝尝?”

二宫接过小心的拆开来,见是自己素来爱吃的绿豆沙糕抬眼瞥了眼樱井,用竹签劈了半块塞进嘴里,“每年你都来要我家做的灯笼,这回自己学着也做做看,往后也好……”

“和也可是倦了我年年叨扰?”

“倒也不是,”二宫摇摇头,把嘴里化得绵软的沙糕吞下去,“你该再往远处走走。”对话进行到这里,樱井没再往下接。两人又沉默着往前慢慢走,也不在意雨幕大起来,溅出的水花弄脏了衣边。

 

前头就是候在门口的家仆,见主子同客人回来了,接过伞收好将两人往厅里引,低声遣了小仆去布菜。

 

晚饭简单吃了些,二宫便让人备齐两套做提灯的活计,换了身工作的时候穿的衣服出来,坐在樱井旁边一步一步教他如何去做。

 

“先把竹骨扎起来。”樱井捏着手里那几条打磨好了的竹骨不知从何下手,眼见着二宫几句话的功夫就扎好了一个,小声感慨了一句好厉害,被二宫听了去笑着说,“你不是每年都见我做灯笼?怎么独独今年说厉害。”

“以前也觉得,今天轮到自己动手,就更是这样觉得了。”樱井晃晃手里的竹骨,有些不好意思的请二宫再教一次。眉眼弯弯映着烛灯暖黄的火苗,好看极了。二宫把小半脸藏在袖口后面,嗤嗤笑着又拿出樱井幼年时女装的往事打趣。半长的头发被玩心大起的母亲梳了小辫,又意犹未尽的套上了小裙。第一次见到樱井的二宫以为他是个女孩子,后来把玩笑说开了,还揉着眼睛哭了一场,换来樱井家最好吃的糕点作为安慰。

 

“从小你心里的算盘就拨得噼里啪啦响。”樱井被揭了底也不恼,皱眉拿着手里的架子远远近近的端详,回头一看二宫趁着教他的空隙,又做了好几个堆在脚边,便撇撇嘴来了少爷性子,举着灯架戳到二宫鼻子下头,“好了。”

“还不错。”二宫接过来看了看,又伸手往樱井那边探。原以为是要拿什么放在那边的工具,却是顺手薅了把樱井的头发,给了个小孩子般的安慰。

“接下来做什么?”樱井的了夸赞,也丝毫不计较二宫刚才的动作和调侃,拿起勉强过关的架子颇有兴趣的接着问。

“裱上障子和纸。”二宫随手拿了一边笔架上的笔,蘸了墨信笔画了一丛竹子,把墨迹还未干的纸递到樱井面前,“你把它裱上去。”

樱井学着二宫的样子,把竹骨架挨着沾了米胶,仔细对准了左右才把纸糊在架子上。

 

细活要从慢工出。等樱井手法僵硬的做完两个,二宫已经靠在桌边撑着下巴睡着了。无奈的笑笑伸手把他推醒,三催四请的哄着人回房间睡觉。

 

每年都是如此。在立秋之前樱井便会收拾了行李,给家仆遣了假然后不紧不慢的出门。到二宫家的路上十之八九都会下雨,行程被耽误了他也不着急,只是随处也停下来,下了马车去集市上寻一些新鲜玩意儿,权当是迟到的赔礼。

 

二宫也会从得了信那天开始准备。房间里一定要有熏香,厨房里得养着他爱吃的海鲜,荞麦面更是不能缺席。虽然念念叨叨嫌弃着樱井从小到大都没怎么变过的喜好,还是一样不差的备下。

 

一年里也就这些日子能同他多待上一会儿了。二宫始终是觉得樱井该如同他名字一样飞到更远的地方去的,也多多少少的跟他提及,樱井就一一应承下来,倒是每年立秋了,像是眷鸟归巢,始终是要回来的。


……

评论(1)
热度(45)

© 余笙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