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笙不相逢

S右only💘
沉迷年下小狼狗攻masaki和年上精英受sho酱

树顶星(end)

爱我的有有老师💚💝

一方通行:

期末地狱摸出的粗糙小甜饼


一发完


送给笙老师 @Masaki www


在我看来完全无差所以tag让我乱打吧……


——


 


刚入学的时候,几乎每个法学系新生都会被亲近的前辈唠唠叨叨地提醒:“平安夜可别出门呀。”


 


那语气像极了在嘱咐三岁的小孩儿晚上别躲在被窝里偷偷吃糖不刷牙。


 


偶尔有好奇心旺盛的揉着耳朵问个为什么、有什么大不了的,便会被悄悄拎到一边儿去拍脑门。


 


“小声点啦!平安夜出门期末考之神是不会眷顾你的!”


 


被如此如此恐吓一番后,新来的便默不作声起来,战战兢兢守着据说“十年前就传下来”的规矩,平安夜只得趴在窗口看对面黑漆漆的宿舍楼与远方绽放的大片花火。


 


“人比人啊。”


 


被冷风吹得直哆嗦的法学系学生们咬牙切齿,一个个抱着保温杯缩回宿舍里,带上耳塞将自己与花红酒绿响彻JINGLE BELLS的世界隔绝开来,一字一句念着法条让自己冷静冷静再冷静,汽油特别特别贵了不能乱烧。


 


最初兴许也就是劝劝大家收心读书的玩笑话一代代传下来,大考当前进退两难的法学生们不得不怀揣着三分敬畏老实过活。


 


而樱井算是被迫老实待在宿舍里的一位小可怜。


 


要问为什么,彼时还染着满头金发的少年一定会对你呲出一口白牙。


 


“踢球的时候自己把自己给绊倒了呗。”


 


他那位总是捧着掌机的舍友保准头也不会回的将答案直挺挺砸给你。


 


红着脸把自己整个埋进小山一样厚重的被子堆里的樱井直挺挺抻着腿,直到夜幕降临才缓过劲儿,把自己像萝北一样“啵”得拔出来,拄着拐杖跑到阳台上吹风。


 


对面楼住的也是法学系,一扇扇门紧闭着,只隐隐从缝儿里漏出些光来。


 


樱井叹口气,想想自己这十八九年来都没有错过的、最最最最最喜欢的圣诞节,实在很有些惆怅。


 


是啦。


 


他是最喜欢圣诞节啦。


 


无从考证与听了过多童话有没有关系,被女孩子男孩子们在背后里偷偷谈论的那位“又冷又酷且非常酷非常酷”的法学系新生,只想从口袋里抽出三根小女孩遗落的火柴来划开。


 


拜托了,无论如何也想过圣诞呀。


 


他想。


 


再睁眼时,眼前就出现了模模糊糊的光亮。


 


彩灯闪烁着,在楼道中勾勒出一棵小小的圣诞树轮廓。


 


将圣诞树摆出来的男孩子在门上又贴了些什么,捋好电线,这才转身进门去。


 


樱井翔看了一会儿,突然很想过去看一看那棵圣诞树。


 


他拄着拐杖艰难挪动,在舍友放下掌机阻拦自己之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关上了宿舍的大门。


 


短短几十米外加上下几层楼的行走让樱井在冬夜出了薄汗,他抻着腿,以一个非常瑜伽的姿势半蹲下来,小心翼翼地摸了摸那颗金灿灿的树顶星。


 


挂满了装饰的圣诞树看起来暖呼呼的,樱井悄悄拍了照片,站起身去看对方在门上贴的东西。


 


那是一个小小的纸盒。正面用绿色的马克笔工工整整地写了一行字。


 


圣诞快乐,糖果请自取吧。


 


樱井往盒子里看,红红绿绿的糖果一个个圆鼓鼓胖乎乎,他伸手捡出两个,只觉得脸上有些发烫。


 


“谢谢你啦。”他在心里诚恳地道,却没有勇气去敲开那扇门。


 


半夜里握着舍不得剥开的糖果后悔起来的樱井少年懊恼地叹气,被晚归的松本敏锐捕捉,敲了敲他的衣柜问:“怎么了?腿疼吗?”


 


“没有。”樱井不怎么身手利索地坐起来,一把抓住著名交际花细细的胳膊,像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急切地发问:“你知道对面楼摆圣诞树的是谁吗?”


 


“圣诞树?什么圣诞树?”松本一头雾水,被樱井指使着去了阳台,看了一眼就笑起来,“大概是相叶学长吧。”


 


“嗯?”


 


“你不知道吗?他是我文学社的前辈。”


 


“哦……哦。”


 


樱井默默将心底的称呼从“那个人”改成“相叶学长”,想了想,又不甘心地改成了“相叶”。


 


法学院的残暴期末很快把少年的那点小心思浇灭,从地狱中挣扎着爬起来之后也就错过了自认为最合适的时机。


 


计划狂魔本人左右考虑着无法迈出第一步,以致于被相叶叫出名字的时候慌张得手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


 


“你是樱井君吧!”


 


相叶雅纪提着巨大的购物袋,看起来细细长长的身条倒是意外有力。


 


“……是,我是樱井……樱井翔。”樱井将背到身后的手放开,僵硬着伸出,“我,我帮你提一提吧?”


 


“啊好的。”相叶爽朗地笑开,将购物袋的一半重量交到他手上,“小润和我说过你。”


 


樱井比相叶矮一些,弯着胳膊有些吃力,脸上一片云淡风轻,心底却已经给松本润来了一个抛举:“啊,是吗?”


 


“小润说你睡觉打呼的声音和大海一样。”


 


樱井翔在心底把给松本润的气垫全部抽走了。


 


“但是看脸完全看不出来呢?怎么看都是很酷的好孩子❤”相叶雅纪停下脚步,将购物袋接过放在地上,欣慰地拍了拍樱井的肩膀。


 


糟糕。


 


滑、滑下去了!


 


两人心中同时大叫不好。


 


“哈哈哈哈哈哈小翔的肩膀弧度可真好看呢。”面对初次说上话的帅气学弟,相叶还是委婉了一些。


 


“……谢谢。”


 


对面楼目睹了少年玻璃心破碎全过程的松本差点把腰笑闪了。


 


“不打算表白吗?”樱井一回房,正涂着亮晶晶护甲油的松本对着自己的手吹了口气,轻飘飘地问道。


 


“说什么呢……”樱井有一点儿沮丧,“我才没有那个意思。”


 


“得了吧。”松本不屑地瞥了他一眼,“我们文学社什么恋爱桥段没研究过。”


 


“文学社的研究还是少女漫画社的研究?”


 


“……都。”


 


虽然嘴上死活不肯让松本占去半点便宜,樱井却还是有些忐忑。


 


他对相叶有点儿喜欢,对接近相叶又隐隐有些抗拒。


 


说起来这件事本就该划入意外的范畴,以一棵恰好出现的圣诞树为基础,樱井擅自用想象设定了一个“相叶雅纪”。虚无缥缈的想象是如此迷人,以至于他甚至不敢再向真实的相叶迈出一步。


 


得知松本与相叶雅纪相熟后樱井也不敢再和松本说些什么,与相叶也只是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偶尔想要问些什么也只能转向交好又加入了文学部的学妹。


 


“相叶学长11月开始就要去律所实习了哦[微笑/]再不抓紧机会我大概就会忍不住在纯爱论坛上给你开帖了吧。”


 


“什么?”


 


“……听说很有名的律所向他发了邀请。”


 


“12月他会回来吗?”


 


“会吧,咱们文学社有圣诞聚会。”


 


“好的。”


 


樱井将手指从屏幕上移开。


 


如果平安夜能见到相叶雅纪的话,就把自己的心情告诉他吧。相叶雅纪那么温柔的人,就算是拒绝也不会是什么痛苦的回忆。


 


要是、要是能从朋友开始重新相处看看,那就再好不过了。


 


樱井翔这么打算着。


 


平安夜当天一大早就忍不住往对面楼瞟,生怕错过了对方的身影。


 


只是从天蒙蒙亮一直到夜色四合,也不见有半点相叶雅纪的踪迹。松本润早早出了门,不信邪的小学妹也收拾得漂漂亮亮与其他院系的男孩子约会去了,世界骤然空寂下来。


 


时钟指针过了十二点的那一刻樱井倒是平静,重新洗了澡换了睡衣,面上半点挣扎都没有表现出来。


 


圣诞节、圣诞节表白也是一样的。


 


他想。


 


圣诞节那天雪很大很大。可是从那以后,他便再也没有见过相叶雅纪。


 


说不上是缘分未到还是单纯的运气不好,大四的相叶在有名的律所实习忙活得昏天黑地,毕业答辩也设在主校区。后来学妹发来相叶穿着学位服的照片,樱井点开,很是恍惚了一阵。


 


“今天有很多找相叶学长告白的人,相叶学长一个都没有接受,不愧是他,拒绝也那么温柔。”


 


“是吗。”


 


和自己想象中一样。


 


“樱井君,其实,我始终觉得,你是最适合和相叶学长在一起的人。”


 


樱井看了很久,没有再回复,line的对话便始终停在了那里。


 


年少的喜欢不知何时就这样散在了风里,后来的许多年樱井都没有再想起,毕业之后去了国外读研,回国后倒是和相叶一样去了大律所工作,熬了几年资历又被邀请回母校来教新的一茬法学生们。


 


文学部的学妹最后也没有从事法律工作,转而做了写纯爱的畅销作家。


 


提着行李重新迈进学校大门的时候已经12月中旬。合约还没有正式开始,只是提前被抓来代课的樱井给分配的房子还在通风中,他只好到空出的学生宿舍暂住一段时间。


 


接近期末,每个部门都忙的不可开交,课下樱井也被当年的老师支使去跑各种杂务,连父母准备的,要分发给同事的礼物也还有几份压在手里。


 


转眼到了圣诞前后,法学院的学生居然仍旧守着当年的传统打算安分呆在宿舍内死磕法条,樱井看着都忍不住为大好的青春叹息,这些可怜的孩子甚至连当年那样给摆出圣诞树的人都没有,转头便少年心大作,从外头悄悄买了一棵回来。


 


平安夜当天下了很大的雪,樱井将圣诞树缠上彩灯,放上树顶星,和着一大盒红红绿绿的糖果悄悄推出门外。


 


“居然是传说中的圣诞树!”


 


第一个学生发现以后便小小声的惊叫起来,拍了照拿了糖还要呼朋引伴的来看。


 


樱井在门里带着耳机,悄悄笑了笑。


 


他的宿舍门口很快变成景点一样的存在,法学院的男孩子女孩子们叽叽喳喳地跑来拍照,甚至挂了一大堆许愿的小纸条在上头。


 


真能想的出来啊,现在的小孩儿。


 


他心道。


 


树顶的星星好像悄悄闪了闪,他的门被敲响。


 


“樱井老师在吗?”门外似乎商量了一阵,最后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开了口。


 


他穿着一套灰色的家居服,有些疑惑地打开门,探出半个脑袋。


 


“怎么了吗?”他问。


 


眼前的男孩子女孩子们被冻得鼻尖发红,神情却很是兴奋。


 


“下雪啦!樱井老师!平安夜快乐!”


 


“谢谢,”樱井又笑了,他将门打开,把自己私藏的小零食都拿了出来,“要吃吗?”


 


那些孩子用力摇着头,甚至还有红了眼眶的,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您不去看看另一棵圣诞树吗?”


 


“什么?”


 


“您不知道吗?是法学院传说中的‘圣诞树’。”有女孩子将自己的手机递过来,樱井小心地握着,里头的页面一片粉红,左上角标着的校园纯爱版块让他心头一动。


 


不会吧……


 


他抱着最后一丝侥幸翻到发帖人的署名,正是在纯爱届风生水起的学妹惯用的笔名,情节是他烂熟于心的那段记忆,甚至陆陆续续的,在近些年加上了他从来都不知道的、对方的想法。


 


“和A学长久违地见面了,聊了很久……原来A学长其实早就知道S学长。”


 


“A学长的圣诞树是给S学长一个人准备的。”


 


“A学长也是胆小鬼。”


 


“A学长在圣诞节赶回学校,可是雪太大了。那么大的一个人了,和我说这话的时候还红着眼睛。”


 


“他说他不想打扰S学长现在的生活,两个胆小鬼,我也要哭了。”


 


原来那是一段完完全全错过的时光。


 


它被文字雕琢得干净通透,多年强压下的那些思绪都翻了起来,樱井忍不住用眨眼来掩饰自己快要满溢的泪水。


 


“他在哪儿?”樱井问。


 


那些孩子们把他领到另一棵圣诞树前,像树顶闪烁的星星一样对他眨眼,随后尽数跑开了。


 


树下的那盒红红绿绿的糖果如同当年一样。


 


樱井敲响那扇门,里头像是打翻了什么东西似的,乒乒乓乓了一阵才摸上门把。


 


“你好?”


 


对方穿着灰色的、同樱井一模一样的家居服,探出一个栗色的脑袋来。


 


“……小翔?”


 


樱井的眼泪啪嗒啪嗒掉下来,落在树顶的星星上,他再说不出半个字,只好伸长手臂给了相叶雅纪一个拥抱。


 


“两个在我看来最适合的人没有在一起。


 


但是,也许在某一天,也许下着雪。


 


他们也许会因为圣诞树再次相遇。”


 


树顶的星星闪了闪。


-end-

评论
热度(126)

© 余笙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