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笙不相逢

S右only💘
沉迷年下小狼狗攻masaki和年上精英受sho酱

相爱好多年【系列】

相爱好多年系列

 

 

 

壹。

 

CP:OS

BY:阿笙

 

 

“你们就真的没有考虑过要去国外注册结婚什么的吗?”对面的好友一边塞着食物一边费劲的看过来,试图揣测一下大野智的想法。但一直被打量的人根本就没有这份自觉,盯着店员把鸡蛋羹送上桌,又摆好餐具。

 

“考虑过,可是好好考虑了以后发现并没有那个必要。”大野智不紧不慢的把碗里的鸡蛋羹晾了晾再塞进嘴里,舒展开来的眉眼昭示着主人的好心情。

 

“为什么这么说?”正在啃炸鸡的人难得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显然是不能理解这个显得过分随意了的答案。“你跟翔桑在一起很多年了吧leader?”

 

“八年?还是九年了?”大野智吞掉嘴里的鸡蛋羹,放下勺子瞥了一眼桌上仍然没有动静的手机,招来店员加了一份鳕鱼,顺便给好友的杯子里添了点茶水,“也没有刻意约定过些什么事情,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这么长时间过去了。”

 

是说这种花样秀恩爱的答案究竟是想表达个什么。相叶雅纪不客气的翻了个白眼,擦擦嘴巴,有些不明白的看着大野智,似乎是斟酌了一番言辞才好好开口:“翔桑其实很怕孤单吧,leader你总是出去钓鱼留他一个人在家里吗?”

 

“不,事实上是那家伙根本晒不黑。”说道感兴趣的话题上大野智似乎是愿意说更多的话,“认真来讲的话,他在钓鱼这件事上面也算得上奇迹boy了,每次都能钓上来又多又大的鱼。啊,不过也有那种收线太快被鱼跑掉的时候,比谁都不甘心的也是翔,大喊着可惜可惜,下次要钓到更好的起来。”

 

似乎是欢快起来的氛围促使,大野智眯着眼睛舀满满一大勺鸡蛋羹,也不细细吹过,就那么粗鲁的塞进嘴里,然后嘶嘶的吸着气,卷起舌头把它们来回翻滚。

 

偶尔大野智也会这样孩子气的一边吃一边玩,原本清秀的五官这会儿挤在一起,眸子里是一闪而过的满足。

 

“诶,过分,明明是成员,我都不知道你们私下去了那么多次钓鱼。”相叶雅纪扯着嗓子表达自己的不满。

 

“你要是想钓鱼的话也可以随时联系我啊。”大野智皱皱鼻子,笑得见牙不见眼。“啊,跟我一起学做小泥人也不错。”

 

“真是不懂你。”相叶雅纪晃晃脑袋,重新放了烤肉在生菜叶上裹了酱汁满足的塞进嘴里。

 

大野智也不急着接话,把杯子里的冰镇啤酒喝下一大半,顺着好友夹过来的烤肉吃了两口才把话题绕回去:“拒绝去注册结婚的是翔他自己哦。”

 

“诶!!为什么?”

 

对于好友这种大惊小怪的性格已经免疫的大野智摸摸鼻尖,专心致志的嚼着嘴里的鳕鱼,好像并不打算回答这个问题。他再次瞥了眼桌上的手机,又抬手看了看腕间的手表,估摸着这会儿差不多是时候了,捏着纸巾擦了擦嘴,等着铃声响起。

 

相叶雅纪揣着肚子里不上不下的疑惑,眼睁睁的看着自家leader好脾气的付了账,把外带的荞麦面递到刚结束拍摄工作赶来的人手里,笑着嘱咐他慢点吃,还有些烫。

 

“雅纪怎么了?”樱井翔还喘着气,感觉到有人盯着自己看便停下了手里还拆着一次性竹筷的动作,转头看着那个一脸想不通的人,“nino的工作跟小润的换了一下时间,好像是小润有什么私事要提前走。”

 

“好,我知道了。”相叶雅纪点点头,“先不管这个,小翔你为什么不跟leader去国外注册结婚呢?”

 

“嗯?”嘴里塞满了食物的主播先生只能勉强抬起目光,用鼻音代替自己发问。

 

“刚才吃饭的时候问起这件事情,”相叶雅纪挠了挠后脑勺微微长了些的头发,似乎在苦恼应该怎么提问才比较好,“我是有打算再过段时间就拉着小和去注册来着,所以就想问问看你和leader情况怎么样。”

 

“这个啊……”樱井翔努力的吞下嘴里的荞麦面,接过已经放在面前凉好的汤喝了两口,对身边一言不发的大野智感激的笑笑,“对我来说,那种薄纸一张,一式两份的东西构建的承诺远不足两人长久在一起的现实。”

 

相叶雅纪歪歪头不置可否,到了这个年纪,有了捧在心尖宝贝的爱人,他自然也会考虑这些所谓承诺或者是约定的问题,但显然还没有自家二哥那么深层次。

 

“小翔最后说的那句话我挺喜欢的。”已经结束了今天所有工作的樱井翔被大野智缠着去钓鱼,在晃晃悠悠的船头上,两人并肩坐着,半醒半睡间他听见这句被风吹过来,带了点咸味的感叹。

 

樱井翔努力拨开眼前浓重的睡意,歪着脑袋努力回想自己在告别雅纪前究竟说了什么精彩的话,然后他翘起嘴角笑得开心极了,“我也觉得自己说得很精彩,诶,等等,我这边有动静了!”

 

嚯的站起身查看鱼鳔的动静,待到大野智也挤到身边来以后才大叫着收线。大野智也不管他,叼着烟站在一旁看他手忙脚乱的把鱼拉上来,才递过网兜让他把鱼扔进去。

 

“嘿你看!是个大家伙!”樱井翔把网兜举到大野智面前,邀功一般盯着那人脸上的表情。

 

“这是条三文虹鳟。”大野智蹲下身去把仍然挂在鱼嘴上的钩子摘下来,手里痛苦挣扎的鱼拼命拍打着甲板,溅了他一脸的水。

 

樱井翔嘴里叼着从大野智那边掳过来的烟,笑得前仰后合,完全没有要帮忙的意识,只是盯着那尾活不过今晚的三文虹鳟恶狠狠地警告,

 

“喂——欺负我家智君代价可是很惨重的哦。”尾音愉悦的上扬着,在空气中打了个卷儿,然后像个肥皂泡一样飘到大野智耳边啪的一声炸开。

 

“智君,我们今天吃了它给你报仇。”樱井翔笑够了,撑着膝盖直起腰,眼睛里还有来不及平静下去的快乐,期待着被询问的人干脆的点头。

 

“当然,处理自己钓上来的大鱼也是我的乐趣之一。”大野智耸耸肩,抢回自己的烟卷吸了最后一口,那上面不属于自己口腔的唾沫被风卷走了温度,刚碰到时还有些凉意,这让他想跟那个就在自己眼前的人接吻——那个人的嘴里一直都是温暖的,还有跟此时的自己一样的烟草味。

 

他也那样做了,往前垮了半步揪住樱井翔的衣领,迫使他靠近自己,然后叼住那片自己怎么吻都觉得不足够的嘴唇。

 

啊,小翔的嘴唇简直就是上好的生鱼片。大野智恍惚间想起自己上次钓起来的那尾鱼,即便是胡乱的片下几块厚薄不一的鱼肉,也不影响整个鲜嫩有弹性的口感。

 

被脑中稀奇古怪的念头蛊惑了吻逐渐的带上了情||欲的热度,还上对方腰的手别有意味的四处游走,再往上就是樱井翔那对自己号称长着翅膀的蝴蝶骨,被长裤锁起来的是盘踞在他股沟附近的一只小猴子。大野智脑海中闪着红灯警报,体内翻涌的念想让指尖沾着让人的温度,他把自己挤进樱井翔的腿间,那人已经被他逼迫到船舷,紧紧搂着他的背,有些痛苦的弯折自己的腰,承受着突然变了味的吻。

 

“呼呼……sa…智……”好不容易才从这个密不透风的吻里挣扎出来的樱井翔几乎站不住脚,索性顺着背后有些凉意的栏杆滑坐下去,大喇喇的解开腰带,又松开纽扣——被挑起来的欲望这会儿勒得有些难受。“虽然跟你做是一件很妙的事情,但是我想,这里不是个好地方。”他完全不知道自己被烧红的眼角还裹着薄薄的眼泪,再说出这样口无遮拦的话有多勾引人“我没有带套来,兜里也没装润滑剂,所以,等回家再继续,嗯?”

 

大野智沉默的盯着自己的猎物,似乎是在权衡利弊,然后他爽快的答应了这个要求,“不过你需要去厕所一趟,我是这样想的。”他狭促的笑了两声,意有所指的来了这么一句,眼风不经意的扫过那鼓鼓囊囊的一片,“去吧,我等你。”

 

“……”樱井翔撇着嘴对始作俑者狠狠地竖起了中指,站起来揪着裤腰往厕所走去。

 

大野智换了鱼饵,重新点了一支烟,漫不经心的挂着笑甩钩放线,心里掐着时间等樱井翔出来。

 

“雅纪,爱情只是情感的一个过渡阶段。很简单,我跟智,跟你和nino还有小润,我们从陌生人变成朋友,从朋友变成挚友,再变成家人。但是智的情况跟你们稍微区别开来,同样是家人,只是我跟他比起跟你们之间多走了爱情这一步,就像你跟nino一样。这是个从友情到亲情的死循环,爱情终究有一天会变成亲情,它不过是你跟一个人变得亲密无间的借口罢了。所以啊,那些证不证明已经对我来说已经失去了价值,有没有那些东西我依旧会跟智在一起,就好比无论如何你都不会离开nino一样。”

 

“这是爱情变成亲情之前,留给我们的一些东西。”

 

大野智在收线拉鱼的时候,隔着不怎么隔音的木板,听见了那里边隐约传来的喘息。

 

要不然今天跟小翔来个生鱼宴好了。

 

他这样想着,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深。

 

—END—


评论(6)
热度(41)

© 余笙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