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笙不相逢

S右only💘
沉迷年下小狼狗攻masaki和年上精英受sho酱

相爱好多年【系列】

叁。

 

 

相爱好多年系列

 

 

CP:NS

BY:阿笙

 

 

大多数时候,二宫和也是个安静得有些过分的人——比起镜头前面扯着小尖嗓毒舌吐槽的那个设定来说,私底下的他,哪怕是一句多余的都不愿意说。

 

这倒是符合他不时强调的宅男形象,握着发烫也不舍得放下的游戏机,走到哪里都要靠着躺着玩上几局。

 

“我回来了。”凌晨三点的时候,樱井翔半哑着嗓子推开门,他刚结束了zero的收录,被电视台的事务绊住了脚,这会儿才开着车回来。

 

“噢,夜宵在微波炉里,自己热一下。”二宫和也的声音混着游戏机里的厮杀悉数落进樱井翔的耳朵里,说话的人甚至连头都没回,认真地思考着游戏剧情里面的攻略。也就只有跟他生活了很久的樱井翔,才能好好的从这些算得上嘈杂的声音里面把他的声音和传递的信息好好剥离出来。

 

“好。”

 

随意的蹬掉鞋子解放双脚,在放弃穿拖鞋的下一秒被严厉的叫住,

 

“不准不穿拖鞋。”

 

“噢——”

 

樱井翔摸摸鼻子,瞥了一眼那个仍然没回头却依旧看穿自己小心思的人,尴尬的吐了吐舌头,老老实实套上拖鞋钻进了厨房。

 

夜宵是熬碎了的小米粥,一边的小碟子里是樱井翔最喜欢的榨菜。最近他的工作似乎是堆起来了,连轴转,也拖累了身体,偶尔会在休息室里惨白着一张脸捧着温水小口小口的嘬缓解胃疼。

 

他并不去看贴在微波炉门上的步骤,再笨拙的人,重复了很多次的动作也会烂熟于心,何况樱井翔从来是聪慧的代名词。

 

设定好时间以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又从冰箱里倒了两杯牛奶出来放进奶锅里小火煨着。然后退到一边盯着微波炉上倒数的时间出神。

 

“nino,喝杯牛奶。晚上你吃的什么?”

 

“嗯。”顺从的接过杯子,“吃了点水饺,前段时间妈妈送来的还没吃完,我差点都忘了。”

 

二宫和也不会永远只看得见游戏,像是约定过什么一样,在樱井翔吃夜宵的时候,他会暂停正在进行的剧情,陪他安静的吃顿饭。而事实上他们谁也没有提起过这样的事情,一切习惯在相处中,慢慢地就成型了。

 

“翔酱,今天的zero我也看了哦。”捧着手里那杯温度适中的牛奶,二宫和也漫不经心的说着。

 

“诶,好难得。”吃饭的时候,樱井翔的话就少了下来。他喜欢大口大口的往嘴里塞东西,即使是很多次因为噎着被骂,这个坏习惯也改不过来,“这个好吃!超级好吃!”

 

“跟平时上剧和番组的翔酱完全不一样呢。”二宫和也舔掉嘴角挂着的奶糊,把空了的杯子搁在一边,索性趴在桌上看对面的人完全称不上好看的吃相。

 

“嘛,毕竟是很正式的新闻啊,我可是超紧张的。”努力咽下嘴里的东西,一双被美食点亮的眸子笑意盈盈,也觉察不出他口中的超紧张到底是什么程度,像是在讨论与两个人无关的事情。

 

“明天的工作从几点开始?”二宫和也晃了晃有些不舒服的脖子,换了个话题。

 

“下午一点,有个取材。”樱井翔吃掉碗里最后一点东西,拿出手机划拉两下,如实汇报明天的行程安排。

 

“你得比我先出门,我明天最后一条就杀青了,四点过去剧组一趟就行。”二宫和也撇撇嘴,似乎是不满意两人再次错开的行程,“翔酱我脖子疼,眼睛也疼。”

 

趴在餐桌上闭着眼的男人怎么看怎么像是在撒娇,樱井翔没憋住笑,乐呵呵的绕到对面去,从背后摘掉那人的框架眼镜,伸手牵着仍然不肯睁眼的人回到客厅。有些时候,二宫和也会选择性的切换自己的模式,比如现在,他心里噼里啪啦的打着小算盘,顺着樱井翔还牵着自己的手缠上去,黏糊糊的不愿意放开。

 

“就说了不要老是玩游戏,你一个人在家里还老不开灯,眼睛当然疼。”找来眼药水帮忙滴上,樱井翔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二宫和也少有的乖顺模样,一时间得意忘形的说教起来。

 

“我这叫始终坚持自己的爱好,并且勤俭节约,减少不必要的电费开销。”二宫和也猫着背环胸,闭眼解释得理直气壮。

 

“代价就是自己的眼睛?”樱井翔起身转到他身后站着,小心翼翼的帮他捏起颈椎来,“要不要我上推特给你看看你的女fan们多喜欢你的眼睛,还有那群生猛的亲爹饭。”

 

“那你呢?”二宫和也仰起头,拿发尾蹭了蹭樱井翔的手指,意味不明的来了这么一句。

 

“什么?”

 

“我是说,要是站在一个男性粉丝的立场上,你会这样疯狂吗?”眼药水的清凉劲过去以后,过度使用的眼睛总算舒缓了点儿,二宫和也仰起头眨巴眨巴眼睛,看着自己身后埋头帮自己按摩的男人。

 

“会哦,”樱井翔笑弯了一双眸子,“我啊,最喜欢ninomi了。”

 

修长的手指缠上二宫和也少了发胶就温顺的头发,打理得整洁的指尖不轻不重的按起了敏感的头皮,暖洋洋的温度就从指尖一路过电窜到心里。樱井翔盯着二宫和也的眼睛,那里面映上了屋子里暖黄的灯光,还有两个小小的自己。

 

谁先吻上谁已经不是问题的关键了,急吼吼的想着接下去的发展,谁还会去关注这个微不足道的细节呢。仰着头接吻是个技术活,还不舒坦,二宫和也索性翻身正对着樱井翔跪立在沙发上,重新狠狠地吻上去。

 

两人隔着沙发的椅背拥抱,看起来跟灵活挂不上边的汉堡手已经飞快地扯掉了樱井翔脖子上的领带,解开了衬衫的纽扣。当然他自己也没好到哪去,被当做居家服的T恤脱起来比繁复的西装衬衫简单得多,这会儿已经被樱井翔揭了下去,整个上半身就光裸了出来。

 

“我买了新的入浴剂,要试试看吗?”接吻的空隙二宫和也埋在樱井翔的肩窝里闷声闷气的发问。

 

“当然。”樱井翔偏头吻了吻有些发红的耳尖。

 

他们像醉了酒的流浪汉,相互拥着彼此跌跌撞撞的闯进浴室。

 

樱井翔被抵在墙壁上,一边温热一边冰凉的现状让他耐不住浑身泛起了鸡皮疙瘩,想要贴近面前的人更多一些。

 

浴缸里的水早就放好了,樱井翔也被剥得精光的丢了进去,跟着进来的是手里拿着入浴剂的二宫和也。

 

“牛奶味的,这让我想把你全身都舔个遍。”

 

纵使脸皮再厚,跟这个人做了再多次,樱井翔依然逃不脱的红起脸来,想着果然是相叶雅纪的竹马,这种时候真是色气值爆表。他一边这样默默的想着,一边把自己更贴近面前的男人,

 

“包括后面吗?”樱井翔咽了口口水,听见自己哑着嗓子这样问。

 

噢,天哪,樱井翔你真是太不害臊了。

 

把自己藏在男人肩窝的主播先生在说完这句无疑是自寻死路的话以后,怎么扯都扯不起来。

 

二宫和也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笑得很愉悦,

 

“翔酱——”他故意在那人耳边捏着气声,还拉长了时间,“你抱这么紧,要我怎么舔?嗯?”

 

他们几乎在这个家里每个地方都做过,偶尔来了兴致也会在浴室里就开始纠缠,不过很少会这样直接提枪上阵的。原因是浴室里安了一面等身的镜子,而恶趣味的二宫和也先生又怎么会放弃这种系统自带的道具不用呢。

 

樱井翔被要求跪坐在那面镜子面前自||慰,想着都已经这个地步了,也就豁出去了便大大方方的按照二宫和也说的那样去做,只是在撇到那人腿间冲自己耀武扬威的东西以后,小小的颤抖了一下。

 

男人果然是种会被视觉勾||引的生物。

 

好在二宫和也是个体贴的情人,在把樱井翔翻过来叠过去吃了个透,又当真舔遍了他全身以后,拍拍他手感一直不错的屁股,放他休息了。

 

事实上也没有几个男人能真的做到一夜七次。

 

樱井翔窝在被子里强撑着眼皮等到二宫和也钻进来搂着自己,他动了动还有些酸软的腰,把整个人埋进那人不宽的怀里,轻轻的叹了口气。

 

“和也。”

 

“嗯?”

 

“不,没什么。”樱井翔抬头吻了吻二宫和也的唇角,把自己挪过去贴得更紧一些,“晚安。”

 

“晚安。”

 

他都明白的,樱井翔想说又没说出来的那些话。

 

并且清楚的知道,这个人是属于自己的。

 

 

—END—


评论
热度(45)

© 余笙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