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笙不相逢

S右only💘
沉迷年下小狼狗攻masaki和年上精英受sho酱

心动时刻三十题(A团)

08.镜子前拉一下领带,整理衣服的褶皱。

 

“雅纪,准备好了吗?你还有五分钟的时间可以磨蹭,参加婚礼去迟到了会很失礼的哦。”樱井翔似乎是已经收拾妥当了,靠在门边敲了敲,催促相叶雅纪动作快一点。

 

“翔酱领带打好了吗?过来我看看。”相叶雅纪对着镜子拨弄了一下头发,似乎是在犹豫到底要不要刘海儿。

 

“好像有点歪。”樱井翔扯了扯领结。

 

“果然翔酱是领带苦手啊。”相叶雅纪笑着看那人一副纠结的表情,伸手捞过来圈在自己面前,拉着他的手拆了领带打算重新系一次。

 

“翔酱要认真看哦,先这样交叉,”微凉的指尖把自己的手拢在一起,刻意放慢了动作连带着语速也慢下来,像是要自己好好记住顺序一般。“然后这样绕两圈,把这根从背后往中间掏过去就好了。”

 

“我知道啦,你先放开我。”因为太过靠近,樱井翔的耳朵被就在耳边扫过的气流迅速蒸红,他有些不安的扭了扭身子,却被抱得更紧。

 

“啊啊,可是翔酱怎么抱都抱不够啊。”相叶雅纪把下巴搁在樱井翔的肩膀上,还抓着的手翻过去在他手心里挠了挠,意有所指的吻了吻快把自己煮熟的耳朵,把重音强调的别有深意。“衣服皱了,我帮你弄一下,别动。”

 

樱井翔果真是不动了,红着一张脸站在镜子前,盯着相叶雅纪帮自己把领带塞进外套里,下一秒却在那人开始解扣子的动作中惊呼起来,“喂,雅纪!”

 

“嘘——”相叶雅纪夹住樱井翔努力想要挣脱的手臂,不慌不忙的解开了西装的纽扣,又扯出了衬衫,连同那些小纽扣也一并解了去,动作却急促起来,“翔酱sa——只要看见你穿得严严实实的,我就想这样——”他空出手拉下已经半挂不挂的西装外套,“把你压在穿衣镜前从里到外的,操到哭出来。”

 

他总是这样,带着让人无法抗拒的侵略性一点点把自己拆吃入腹,从来不像是展露在外人面前的那副纯良天然模样。樱井翔被压在穿衣镜上,被迫贴着有些凉的镜面时,无奈的想这次要找什么样的理由解释自己的迟到。

 

他没有拒绝相叶雅纪的动作,也没有想过拒绝。就像是在性||事上,相叶雅纪便是支配他的王一样。

 

一旦放下一切顾虑单纯的去享受一场花事,他们就会拼命去取悦对方,在穿衣镜前纠缠成分不清彼此的模样,喘息间带出来的雾气把镜子变得朦胧,又被因为难耐而无处安放的手胡乱抹去。樱井翔额头抵着冰凉的镜子,泪眼迷蒙的看着自己,又看着身后的人。

 

“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雅纪呢?”

 

他这样问过。

 

“就像翔酱床上的样子只有我能看到一样,我这副抛去面具的样子,也只能翔酱一个人看到啊,不是吗?”

 

相叶雅纪一边握着樱井翔的腰,一边贴得更紧,那人线条漂亮的背脊蜿蜒着自己烙上去的印记,开得像冬日里一簇簇艳红的梅花,满意又爱怜的凑上去暧昧的舔吻。

 

占有欲大概就是这样一种很微妙的情绪。在爱人面前,即便是心里不停地提醒,也会在真正对上的那一瞬间失去一切的作用。

 

满脑子只想着,他是我的。

 

 

—END—


评论
热度(13)

© 余笙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