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笙不相逢

S右only💘
沉迷年下小狼狗攻masaki和年上精英受sho酱

心动时刻三十题(A团)

14.在寒风中双手插在口袋里,领子高高竖起,点起一根烟继续等待你。

 

元月的校园空落落的,夏天枝叶繁茂的树也抵不过寒冷的天气,几场北风一吹,落了满地金黄,又被值日生耐心的扫去。

 

晚饭过后刚下了一场雪,现在总算是小了一些。裹在落了叶而显得寂寞的枝桠上,或者铺在地上厚厚一层,被踩过又不紧不慢的再堆起来。

 

樱井翔从会议室出来的时候被风吹得浑身一颤,才想起自己的大衣还落在办公室里没有带出来,推了推眼镜又转身往走廊的另一边走去。

 

开会来时结伴而行的老师说约好了跟女朋友看夜场电影,还没来得及听完樱井翔一句完整的明天见就飞奔离去。剩下的同事也各自有了安排,也就几分钟,原本还热闹的走廊安静了下来。

 

樱井翔的办公室在走廊的拐角,天气冷得他想抽烟暖暖已经被刺激得麻木了的肺,又想起还在教学禁烟区,悻悻的收回手作罢。只是加快了脚下的步子,打算快点拿了衣服把自己裹起来。

 

[翔酱,我被老头子留下来陪他做实验了,不能来接你,对不起QAQ。]

 

再往前走几步手机震动起来,是相叶雅纪发来的短信,看时间是刚开会没多久的那会儿。大概是会议室里屏蔽了信号,自己现在才收到。想了想还是不要打扰那个冒失鬼的实验,樱井翔把手机又收回了兜里。

 

从第二教学楼绕到第三教学楼需要经过一个操场和一幢化学实验楼。相叶雅纪在第三教学楼的生物研究室里,他的研究生导师一向喜欢他,总是找些理由留下他开点小灶。

 

樱井翔埋着头路过一到夜里就阴森森的化学实验楼,总算是站在了第三教学楼的楼下,抬头望过去,很轻易的就能看见那间唯一还亮着灯的教室。

 

前段时间学生投诉说教学楼下的路灯太少,晚上摸黑回宿舍很容易撞到人或者化雪天容易跌倒受伤,学校找来工人又添了些路灯,迎合学校古朴的气质,做工考究,也不是光秃秃的一根铁杆那样简单。

 

樱井翔靠在路灯边上点燃了一支烟,打算等相叶雅纪下来。

 

“上一次这样等他是多久以前呢?”樱井翔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摸了摸今天什么也没有围的脖子,干脆把大衣的衣领拉了起来,想靠着这个抵御一点呼呼往里灌进来的冷风。

 

那应该要追溯到相叶雅纪还在念本科的时候。那个时候樱井翔是刚接到带班任务的年轻导师,而相叶雅纪是他的学生。点名时发现相叶雅纪没来,自己便给他打了电话,站在宿舍楼下等。

 

他还记得那也是个下雪天,相叶雅纪乱七八糟的裹着衣服下来见他,脸色红得不正常,才知道是病了。樱井翔又忙不迭的把人拉回宿舍摁在床上用被子裹好,忙前忙后的喂药喂水。

 

谁知道两个人兜兜转转这几年,尘埃落定以后变成了这样的关系。

 

樱井翔笑笑,把已经燃尽的烟头踩灭,拿出新的一根想要点燃的时候,就听见手机欢快的响了起来,正打算接,那边却又挂断了电话。

 

“翔酱——”那人迈着步子朝自己跑过来,还兴奋的挥挥手,“你没收到我的短信吗?这么冷句先回家啊,你等了多久?”

 

“没多久,刚抽完一支烟。”樱井翔由着他把自己收在怀里,反正学校早就放假了,这里也没有人。

 

“少抽点啦,你看我都戒掉了。”相叶雅纪的鼻尖凉凉的,蹭在樱井翔脸上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所以我没有点第二支。”樱井翔笑着吻上他的鼻尖,也不推拒相叶雅纪反客为主落下来的深吻,“你不觉得烟草味就像一种勾引吗?你看,你在吻我。”

 

“啊——翔酱在犯规。”相叶雅纪孩子气的把自己的脑袋埋在樱井翔的肩窝,闷声闷气的控诉,“你不知道我刚才在那边看见你的样子,衬衫,领带,西装,大衣,还有眼镜,这样的翔酱靠着路灯抽烟,”相叶雅纪一口叼住樱井翔的耳朵,绕着好看的线条舔了一圈下来,“光是想到这些东西穿在翔酱身上我就想要你想到不行。”

 

“你怎么会这么好?”

 

“那你怎么不问问你怎么这么色?”樱井翔笑着躲开相叶雅纪渐渐变得挑逗起来的吻,笑着扯了扯他的脸皮,“脸皮还这么厚。”

 

“因为怀里是翔酱啊。”

 

叫我怎么矜持。

 

 

—END—

评论(4)
热度(20)

© 余笙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