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笙不相逢

S右only💘
沉迷年下小狼狗攻masaki和年上精英受sho酱

心动时刻三十题(A团)

26.接吻后放开你的脖颈,贪婪而沉醉地盯着你勾引着你,双眸亮如黑曜石。

 

酒精在某种情况下会变成上好的催||情||物。

 

“嘶——雅纪轻点。”

 

刚到家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樱井翔整个人就被相叶雅纪狠狠地拍在了门板上,张口咬在了还沾着酒香的嘴唇上,疼得人一声痛呼,抬起因为醉酒失去力气的手臂,绵软的推拒。

 

被叫到名字的人完全不给出回应,空出一只手来飞快的扯掉好端端正正系在脖子上的领带,解开纽扣的动作丝毫不拖泥带水,仿佛刚才在饭桌上喝到烂醉的人不是他一般。

 

“雅纪……”被相叶雅纪抵在自己肩膀毛茸茸的脑袋弄得有些发痒,樱井翔伸手想要拨开那个在自己身上作怪的人,有些沙哑的嗓音说不出的性|||感。

 

“翔酱,做吧?”相叶雅纪有些发烫的指尖钻进衬衫里暧昧的划过樱井翔腰间的软肉,抬起头来抵着他的额头,蹭了蹭他的鼻尖。

 

樱井翔突然笑了起来,伸手搂住男人的脖子,贴着他的嘴唇把人一点点往后推。从玄关到卧室的路程并不远,但是闭着眼睛只能顾上接吻和触碰的两个人走得缓慢又磕磕绊绊。等到站在门口的时候,樱井翔浑身上下只剩下一件被揉得皱巴巴的衬衫,而相叶雅纪只剩下一条内裤还好好的穿在身上,其他的放在现在碍事的衣物,在来的路上就被两人相互拉扯着扔了满地。

 

“你想怎么做?”合身的男士衬衫根本遮不住什么东西,这会儿几乎被解开了全部的纽扣,连同前段时间去海边度假被晒成蜜色的皮肤一并暴露在空气里。樱井翔贴近了相叶雅纪动了动腰,被男人一把抓住了已经湿得一塌糊涂的什物在手里把玩,不轻不重的动作舒服得樱井翔仰着头,从脖子里舒展出一声悠长的呻||吟。

 

“翔酱这么兴奋?你自己有没有什么想法?”相叶雅纪举起湿漉漉的手在樱井翔面前晃了晃,把手指上透明的液体撩拨一般的抹在樱井翔的嘴唇上,不意外的在下一秒就被人伸出舌头来卷进嘴里。然后露出一个挑衅的笑容来摆在脸上,一副你奈我何的模样,让相叶雅纪恨不得马上||操||到他哭出来。

 

“嘛……”樱井翔冲相叶雅纪眨眨眼睛,一个扭身把人扑倒在身后的床上。喝了酒的人力气有些大,这实打实的一摔让相叶雅纪皱了皱眉,又被随之而来的舔|||吻给抚平了去。

 

相叶雅纪拍了拍身上趴着的人的光屁股,托着那团手感极佳的软肉带着人往上蹭了蹭,让两人用更舒服的方式躺在床上。

 

纯棉的衬衫质地柔软,随着樱井翔的动作在相叶雅纪的身上有一搭没一搭的撩过,有些痒,又有些舒服。樱井翔趴够了便爬起来跪坐在相叶雅纪身上,拨开男人额前有些凌乱的刘海,露出好看的额头,满意的笑笑又接着俯下身去慢慢地亲吻起来。

 

额头,眉间,眼睑,鼻梁,脸颊,最后停留在嘴唇上面。刚才那些亲吻里面的纯情唇间消失殆尽,樱井翔湿软的舌头轻车熟路的勾过男人的纠缠,却又不停滞过长的时间,转而叼住男人的嘴唇含在嘴里吞吐,不时扫过最敏感的上腭,又示威性的咬上一口。

 

比起做||爱,樱井翔更喜欢这样一点点挑战爱人忍耐极限的接吻。

 

分开的时候舌尖和嘴唇都变得有些麻,樱井翔笑着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嘴边溢出来的唾液,又抹去男人嘴边刚刚低落的那一点,一并放在嘴里吞了干净。

 

“雅纪——”

 

樱井翔重新俯下身子,抵着男人的额头,摸了摸他的脸,也不把话说完整,就只是死死地盯着那双好看的眸子,缓缓拿自己的和男人的磨蹭。

 

“你在勾||引我吗?”

 

“对,我在勾引你||||操|||我。”樱井翔点点头,伸手握住两个人,笑得好看。

 

“如你所愿。”相叶雅纪翻身把人压在身下,也笑起来。

 

 

—END—


评论(7)
热度(17)

© 余笙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