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笙不相逢

S右only💘
沉迷年下小狼狗攻masaki和年上精英受sho酱

心动时刻三十题(A团)

 

28.抬腿从机车上跨下来,摘下头盔时随意甩着头上的发。

 

夏天的时候樱井翔陪着相叶雅纪去参加了一个比赛,因为这人每天每天不厌其烦的在自己耳边聒噪,最后还搬出了当地美食的诱惑。

 

樱井翔才不会告诉你他是为了吃才决定要跟相叶雅纪一起去的。

 

盛夏的天气让人压根不想在外面多待一分钟,樱井翔把新买的冰棍贴在额头上吐槽自己一定是脑子进水了才一头热的就啥也不问的跟来。现在他站在赛场旁边划分出来的观赛区里,尽量减小自己被太阳灼烧的面积,最后还是不得不拆开了已经化开好一部分的冰棍塞进嘴里贪凉。

 

管他呢,反正冰棍摊位是流动的,吃了再买就行。

 

相叶雅纪抽到了5号道,在靠近观赛区这一侧,对于争抢内道没有界限区别的赛车比赛来说,算不上一个好的起点。他却跟个没事人一样,裹在厚重的机车服里,掀开头盔的防风罩,寻找着挤在人群里的樱井翔。

 

“喂——翔酱,一定要替我加油啊!”他看见那人身上自己也有一件的t恤情绪莫名的高涨起来,冲那个方向挥挥手。

 

“……”樱井翔把自己的手臂奋力挤出人群,回应般的挥了挥,距离有些远看不清表情。

 

引擎声音那么大,我在这里给你加油你要是能听见就有鬼了。相叶雅纪不知道,对于他完全看不见的笑脸,樱井翔毫不客气的送了他一个白眼。

 

比赛的场地比起专业的要业余太多,毕竟也不是什么特别正式的赛事。跑道总长530米,一共需要跑五圈,在开始和结尾处都有两个大幅度的转弯。在比赛之前,樱井翔看别人在跑过这两个地方时几乎贴地的样子吓得差点噎着。

 

“这么卖命!?”还有连人带车甩出去的时候。

 

那家伙真的没问题吗?这样想着看向身边的人,却发现这人似乎是来看别人比赛那般,托着腮帮子饶有兴趣的看场地里飞驰的机车,偶尔因为别人精彩的过弯而大喊着喝彩。

 

好吧,担心这个家伙是我有问题。樱井翔在心里奚落自己没事瞎操心,扭头狠狠地咬了一口手里的脆饼嚼得嘎吱嘎吱响。

 

比赛正式开始了,虽然看不懂但是一旦知道了游戏规则和潜在的危险性,樱井翔还是不自觉的就往前凑了凑,想更清楚的看到相叶雅纪的情况。

 

头三圈他基本上保持在第二第三的位置,几步往前冲也不给身后的车超过的空档,颀长的身子俯低了去往车头上贴,过弯的时候也像别人那样几乎是擦着地面过去,又很快直立起来。

 

看到他轻松应对的样子,樱井翔也算是放了点心,转身叫住身后再次路过的冰棍摊掏钱买了只新口味。

 

原本是真的一切顺利的。

 

樱井翔看出了相叶雅纪想在最后两圈超越第一名并且把优势锁定在自己这里。可是机车在冲过最后一个弯道的时候出现了点差错,前轮擦着弯道边上的轮胎过去,后轮操作者补救性转向的惯性空转了好几下,在跑道上发出刺耳的声响。

 

万幸的是并没有摔出去那样的画面出现。

 

樱井翔拍了拍胸口,这才慢慢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紧张过度一口咬下了好大一块冰含在嘴里,这会儿冻得人生疼。

 

胜负在那一瞬间虽然有了些笑得悬念,毕竟相叶雅纪的失误让本就落后不远的第二名有了赶上的机会,所幸他及时稳住车身,在被赶超之前把油门拉到底率先冲过终点。

 

第一名。

 

樱井翔被周围的气氛感染了,也跳起来欢呼,拍着手冲到颁奖区,在前排占的一个视野绝佳的位置。

 

相叶雅纪的车慢慢驶了过来,停在规定的地方。樱井翔看他抬腿帅气的下车,又骚包的扯了扯自己赛车服胸前的铭牌,摘下头盔的时候,甩了甩因为汗水而湿漉漉的发丝,笑得一脸得意。

 

“翔酱,我赢了哦。”

 

在心跳渐渐快起来的时候,樱井翔听见他拿着话筒这样说道。

 

 

—END—


评论(6)
热度(12)

© 余笙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