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笙不相逢

S右only💘
沉迷年下小狼狗攻masaki和年上精英受sho酱

温馨三十题(A团)

9.永不忘的手机号码

 

樱井翔记得自己年轻时在电视台做新闻专题的时候,曾经有一期节目专门讲过阿茨海默综合症。为了能够更真切的接触到这种病症,他还深入走访了几户人家。

 

“阿尔茨海默病(AD)是一种起病隐匿的进行性发展的神经系统退行性疾病。临床上以记忆障碍、失语、失用、失认、视空间技能损害、执行功能障碍以及人格和行为改变等全面性痴呆表现为特征,病因迄今未明。”

 

资料上是这么写的。因为那个时候完全不能想象家人会遗忘自己这样的事情,那些无奈的表情太让人动容,这种病症的解释樱井翔记得很清晰。

 

“智,今天想去哪里走走吗?”樱井翔合上书页,听见躺椅里面有了响动,转身放轻了声音询问刚刚醒过来的人。

 

“不,”还迷糊着的人轻轻摇了摇头,“想听故事。”

 

“好。”樱井翔低垂了眉眼在男人眉心轻轻吻了吻,在他的注视下进书房拿来了书。

 

故事很简单,是早教书上浅显易懂的内容,不知道为什么,在患上阿茨海默综合症以后,大野智会对这些孩子气的语言描写兴趣浓厚。

 

“智在做什么?”意识到男人的手在自己脑袋上挑来挑去,樱井翔放下书问到。

 

“帮你拔白头发。”

 

鼻子在一瞬间发起酸来,以前两个人会相互嘲笑着彼此发间渐渐遮掩不住的白发,交换着躺在对方腿上,替对方拔去。

 

“再拔就没有啦。”他记得大野智曾经这样笑着说,“光头的翔酱是什么样子呢?”

 

“那你拔光就知道了。”时光越老,两人之间的话题越是这样没什么营养,却总能靠在一起絮絮叨叨的说上很久,又不约而同的笑起来。

 

在大野智被确诊患上阿茨海默症以后,很长一段时间樱井翔都处在一种没办法调节过来的状态中,那种几乎是被爱人抛弃了的心里一点点的增加着恐惧感,他害怕听见大野智软绵绵的声音问他你是谁,害怕那人清亮的眼睛里全然是陌生的表情。

 

不过一件小事总算是安抚了樱井翔的心。

 

那是大野智确诊之后的第二年,一次工作上无法避免的出差,樱井翔走得心里很没底,临出发前对好友拜托了又拜托,仍然是一步三回头。

 

对爱人的担心让樱井翔焦虑时间太慢,怎么还不能结束出差的日子,但时间仍然不紧不慢的挪动着。

 

熟悉的特定铃声响起的时候樱井翔还以为自己幻觉了,因为这个铃声只有大野智的号码打来时才会响起。

 

“喂?”

 

“翔酱。”

 

听筒那边大野智久违的叫了一声恋人的昵称,单单是这样樱井翔就快要落下泪来。

 

太好了,你没有忘记我。

 

即便是大野智并不会记住自己这一刻做了什么,或者也不能搞清楚自己叫出来的称呼对电话这头的男人意味着什么,但是有些东西毕竟相依相伴了大半辈子,早就植入骨血,在某些时候变成了下意识的表达。

 

“翔酱,今天晚上吃鱼吧?”

 

 

—END—


评论(10)
热度(39)

© 余笙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