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笙不相逢

S右only💘
沉迷年下小狼狗攻masaki和年上精英受sho酱

温馨三十题(A团)

14.二重奏

 

大野智还在上小学的时候,因为妈妈只是听了邻居的一句话很开心,就被送进了钢琴老师家里。

 

“哎呀,太太您家的孩子手真漂亮,学钢琴肯定合适。”

 

就因为那个烫着花椰菜发型的女人,拉着自己的手看了看,一脸你相信我的表情,自己就被哄骗着开始钢琴的学习生涯。因为这样的特长从谎言开始,所以注定不能讨到男孩子的欢心。那个时候的大野智看着那台笨重冰凉的乐器上面那些黑白相间的键盘,只想回去画画——

 

同样是黑白的东西,可见的线条流动感才让自己觉得舒服又喜欢。

 

可是怀抱着不情不愿的心理,钢琴这种东西还是陪伴他一路从小学走到了高中。

 

对这个任何时候都暖不起来的大家伙演奏出来的东西是什么时候改变的呢?大野智咬着画笔一边天马行空的想,一边潇洒自信的落笔构图。

 

大概是毕业晚会上的节目吧。因为那个人的一句话。

 

对于集体活动一向不太热衷的大野智由于座谈会上自己妈妈的“出卖”,被老师擅自添加到了节目参演者的名单里面。经历了最初那一瞬间的挫败和不甘以后,大野智还算是平静的接受了这个安排。

 

嘛,反正考级也是演奏,表演也是演奏,转换一下心情就好咯。

 

“大野君,这是跟你表演同类节目的樱井君,因为刚好都是钢琴,你们可以自己商量一下节目的形式,最晚明天下午就要确定下来并且把内容最好也一起确定了。”

 

班主任拍了拍身边一个男孩的手臂,告诉大野智这个人即将成为自己毕业汇演的搭档。大野智坐在逆光的地方,把男孩灿烂的笑脸看了个一清二楚。

 

“知道了。”

 

似乎是看出自己对节目的事情兴致不高,樱井翔也没有开门见山直奔主题,而是在大野智身边坐下,一言不发的看他画画。

 

“我们不讨论节目的事情吗?”最后是大野智摸不着这个人出牌套路,先开口发问。

 

“不着急,对我来说任何形式都可以,所以智君选择你最熟悉的方式,我来配合就好。”老师说这个人叫樱井翔,对他突然就亲密起来的称呼大野智也迟钝的没有发觉,“没想到智君画画也这么厉害啊,我完全不行呢,对画画这种东西。”

 

他递过来刚才开始就在身边涂涂抹抹的白纸,脸上的表情落落大方,“你看得出来这是龙猫吗?”

 

瞪着白纸上那个怎么看怎么都跟龙猫找不上一点边的不明物体,大野智选择了诚实的摇摇头。

 

“果然呐——”樱井翔拖长了尾音,有些嫌弃的看了眼自己手里的画,不在意的叠巴叠巴放进兜里揣着。“所以,智君比较擅长的是什么方式?”

 

“嗯?”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的大野智愣了愣。

 

“我是说节目。”

 

“那个啊……”大野智捉着笔在新夹上的画纸上细细碎碎的落下一些线条,“我们来二重奏吧,会不会比较好玩?”

 

“可以哦,我没问题。”樱井翔把椅子腿翘起来,一点一点的晃着。“我们弹天空之城吧。”

 

“好啊。”

 

意外的两个人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产生什么分歧,早早的就确定下来,给老师汇报了情况以后,樱井翔就拐着大野智去了琴房。

 

第一次在这样的状况下演奏,大野智有些紧张的把原本滚瓜烂熟的曲子愣是弹成了魔音。樱井翔毫不留情面的笑了出来,结果在自己坐下来弹琴的时候,也是糟糕的漏洞百出。

 

真温柔呐……大野智盯着面前的人的笑容这样想。

 

樱井翔弹钢琴的模样他是见过的,毕竟是校园里面的风云人物,那个人在舞台上不自觉就散发出来的气场跟现在刻意给自己台阶下的人完全就是两种概念。

 

“所以啊——智君你知道吗?钢琴也是能像画画一样变成一件很美好的事情的哟。”两人在琴房里呆腻了就跑到天台上躲着老师抽烟,樱井翔转过头来想帅气的给自己上一课,却不小心被烟呛了嗓子,“咳咳……两者都是咳……都是流动感非常强的东西,咳咳……”他顿了顿给自己顺了口气,“只是钢琴通过声音表达,而绘画通过视觉去传递。”

 

除开温柔,大野智在樱井翔这个名字前又加上了厉害的头衔。

 

这么长时间,自己不喜欢钢琴就是因为它从外表就生硬冷漠,流动感也不是通过视觉就能捕捉的。

 

这个人轻而易举的就看穿了。

 

真是个厉害的人呢。

 

 

—END—







简直就是人老了写不动了(滚

这里面擅自设定智哥会弹钢琴,还要跟翔哥哥二重奏,对没错,我就是想要硬生生的扣题而已你们不要打我(泣

要是之后又更好的脑洞我会认真写好po上来了(只是可能

感觉翔哥哥很会读气氛的样子,所以才不会直接进击(什么鬼

总觉得之后木有H,一旦描写不明显,真的谁上谁下全看读者自己偏好2333333

不要煽动我,我才不会专门炖肉呢哼唧。

丢上来两个短小的更新包头滚走,小天使们我们下次更新见(谁要见你

评论(9)
热度(31)

© 余笙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