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笙不相逢

S右only💘
沉迷年下小狼狗攻masaki和年上精英受sho酱

(A团)一些小事

一些小事

 

 

CP:相二

BY:阿笙

 

 

终于挨到学校放暑假的那天,相叶雅纪拖着二宫和也去办理了情侣通话套餐。美其名曰是以后两人打电话会节省一半的钱,并且还温馨提示自家竹马那一半的费用都绑定在他的消费账单里。

 

从来不会跟钱过意不去的二宫和也算了算省下来的钱够自己多买几个新的游戏,一口答应了这个提议,忽略了自己间接承认他们之间通话频繁的事实。

 

其实就算你真的当着他的面指出这一点,大概他也会面不红心不跳的指着相叶雅纪的鼻子告诉你,

 

[都是这个笨蛋的原因。]

 

“kazu,晚上在我家吃饭吧?”傍晚是暑气最重的时候,一切办妥了以后,两人轻车熟路的钻进了学校门口相熟的奶茶店,躲在空调下面的小角落里贪凉。被差遣去买冰淇淋的相叶雅纪人还没到跟前,大嗓门先到。

 

“随便,反正就走个对门儿的事儿。”二宫和也低头按着手里的掌机,连眼皮也没有抬一下。

 

“诶……我出门的时候就跟妈妈说了今天你在我家吃饭。”相叶雅纪咬了口冰淇淋上的奶球,被自己贪心的动作冻得龇牙咧嘴,姿势诡异的把剩下那支戳到二宫和也面前。

 

“你哪回要是不这么先斩后奏,就不会对我的回答发表任何不满的意见了。”二宫和也就着他伸过来手的姿势,也大大地咬上一口,说话的声音有些含混不清。“相叶笨蛋,你这次又闯人家店里做了什么口味奇怪的玩意儿?”

 

“嗯…我把草莓和黑加仑混合了一下,大概还有一点芒果在里面,”相叶雅纪忙着应付自己手里另外一支开始慢慢融化的冰淇淋,没看见二宫和也没好气扔过来的大白眼。

 

嘛,平时也看得不少,不差这一回就是了。

 

“我吃的这支要试试吗?”相叶雅纪把右手举着的那支换到二宫和也面前,光是那诡异的绿色就让人足够质疑能不能吃。“在薄荷味的奶球上面挤了芥末哟,好辣的冰淇淋什么的,呐!kazu不觉得很刺激吗?我刚才啊,眼泪都快辣出来了。”

 

“……算了。”搓掉自己身上不存在的鸡皮疙瘩,二宫和也在心里吐槽自己怎么就不会学乖,在相叶雅纪奇特的脑回路这么多年的浸淫下,还对他创作出来的东西抱有期待。

 

所以说在某些层面上,连二宫和也自己也不得不承认他完败给了相叶雅纪。

 

而最后,那两支冰淇淋都理所应当的进了相叶雅纪的肚子。

 

打了几局游戏始终卡在大boss面前,来来回回的死了三四遍。二宫和也烦躁的丢开快没电的掌机,揉揉有些发胀的眼睛不理会那人还在耳边聒噪的声音,伸手拍了他的头顶倒在他腿上眯着眼睛小憩。

 

明明整天下来也没做什么事情却觉得很困,大概是相叶雅纪那看上去没什么肉的腿比较好睡的缘故。二宫和也在迷迷糊糊睡过去之前还嘟囔着相叶笨蛋你给我安静点。

相叶雅纪比着手指压在自己嘴唇上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帮着二宫和也找了个最舒服的位置。

 

被相叶雅纪叫醒的时候天色已经变得灰麻麻了,二宫和也动了动身子,发现身上裹着他出门时穿着的T恤,顺着往头顶看过去,这才看清楚笑得灿烂的人光着膀子只套了件店里的工作围裙,胸前的铭牌还写着“由美”的名字。

 

“我说……你这个样子真的没有被当做变态吗?”二宫和也撑了个懒腰坐起来,把皱皱巴巴的T恤甩在相叶的头顶。

 

“没有啊,刚才还有店员来问我肩膀上的胎记呢。”相叶雅纪套衣服套到一半,听见二宫和也说的话,把自己的视线从领口和头发里解救出来,伸手指了指自己肩膀上那片烟花一样的胎记,不上不下的衣服加上他莫名其妙很得意的表情,怎么看怎么滑稽。

 

“啧……”二宫和也不满的咋了咋舌,扯着衣服的边缘把面前白花花的肉遮起来,在相叶雅纪想接着透露跟店员都聊了些什么之前,凑过去一口咬在他的肩膀上。

 

“疼疼疼!!!kazu!kazu!!!”这厢二宫和也看着衣服上的一圈牙印好心情的站起来整理衣服,那边相叶雅纪被这恶狠狠的一口咬得不轻,捂着受伤的地方手舞足蹈的扑腾。“这次我绝对会告诉和子妈妈,让她带你去看牙医的,你说你从小到大咬过我多少回了?该不会你是属老鼠的还有必要磨牙吧?”

 

“回家吃饭,我饿了。”面对相叶雅纪差点就声泪俱下的控诉,二宫和也轻飘飘的给了个眼角,不置可否的耸耸肩,随手把掌机往裤兜里一塞自顾自的就往店外走。

 

怕什么,他相叶雅纪每回被咬的时候,哪次没说要跟自家老妈告状,最后还不是半路上就忘得一干二净。二宫和也回头看着还在柜台打包什么东西的相叶雅纪,偷偷笑了起来。

 

晚餐因为提前预知了二宫和也要来的事情,相叶太太额外加了份汉堡肉在他碗里。

 

“诶——老妈太偏心了!”眼巴巴等着妈妈变出另一块搁在自己碗里的相叶雅纪,被残忍的告知了今晚的汉堡肉是属于二宫和也的限定,拖着嗓子把碗边敲得震天响,“我也想吃汉堡肉——”

 

“雅纪,吃饭就安安静静的吃,你看看小和,怎么也不学学人家。”相叶太太夹了一筷子菜放到相叶雅纪碗里算作安慰,嘴里还是不放松的数落自家儿子,转头又笑眯眯的跟二宫和也说,“小和啊,明天也在这里吃饭吧。”

 

“麻烦相叶妈妈了。”二宫和也咽下嘴里的食物,乖巧的应下来,顺手拍掉准备上他碗里偷吃的筷子。

 

青梅竹马应该怎么定义呢?像二宫和也跟相叶雅纪这种,打从他还在娘胎里的时候,相叶雅纪就天天围着和子妈妈转悠,摸着高高隆起的部分乌黑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欢天喜地的期待这个小弟弟的出生。

这样的能算吗?

未来怎样不敢却言,但已经过去的这十几年,他们从来没有缺席过彼此任何一次生日的聚会,像是绑定了那般的成长着。

 

二宫和也记得相叶雅纪喜欢从他爸爸书房里悄悄顺两本两个人都看不懂的书出来,一开始只是好奇的看着书里面的小人,后来他渐渐的能念几个简单的中文汉字了,就在书上从头翻到尾的去找来那几个字,拼在一起说出来,音调特别奇怪,还兴致勃勃的拉着自己一起,说是要教他说中文。

 

青梅竹马。

 

大概是这样说的。那个时候相叶雅纪比手画脚的在沙坑里面画了两个火柴人,给二宫和也解释什么叫青梅竹马,末了还自认为帅气的加了一句,在中国,像我们这样的,应该叫总角之交。

 

其实那些叫法啊,说法什么的通通都无所谓。不过是用来书写的形容词罢了。把两个人的感情做了一种明确的界定,跟描述相亲相爱的情侣应该用热恋来形容那样,是一个道理。

 

而二宫和也最后也没有学会总角之交的中文发音,迎着相叶雅纪说不出是什么情绪的表情,他伸手拨乱了对方的头发,笑着说,

 

“我想次,小笼包。”

 

然后相叶雅纪的眸子很快就明亮了起来,把书合上往旁边一扔就要下床找拖鞋去厨房给二宫和也弄小笼包。

 

“笨蛋,现在几点了,你要把爸爸妈妈都吵醒吗?”二宫和也砸了个抱枕过去,提醒相叶雅纪看看床头的钟已经指向深夜一点过了。

 

“kazu说想吃就想马上做出来嘛。”相叶雅纪笑着挠了挠头,在床边重新坐下来。

 

小笼包大概是相叶雅纪除了麻婆豆腐以外,唯一能拿得出手的食物了,而小笼包大概也是二宫和也除了汉堡肉以外最喜欢吃的东西。

 

只是二宫和也他从来不说。

 

“kazu,和子妈妈要什么时候才回来啊?”相叶雅纪往二宫和也那边蹭了蹭,伸出手自然而然的把人捞在自己怀里搂着,“想吃和子妈妈的料理了。”

 

“相叶氏抱你的毛绒玩具去,”二宫和也毫不留情的在自己腰间环着的手上拍了一巴掌,隔着空调被也能听见不小的响声,“还有,你家就是开餐厅的,每天那么多菜吃不够吗?”

 

“不是和子妈妈做的呀。”相叶雅纪揉了揉自己的手背,小声说着可疼了可疼了,一边还不知死活的伸手出去把本就没挪几分的人搂回来。

 

这回二宫和也倒是没有拍开他。

 

吃饭的事情被相叶雅纪念叨了好几天,总算是等到二宫家里的人都回来了,搭着他的肩膀去对门蹭了顿饭来吃。末了还揩着嘴角挂着的油,特别狗腿的去厨房把碗给洗了,临回家的时候又开心的接过和子妈妈递来自家做好的渍物,挂着笑倒退着往回家的方向去,然后漂亮的把后脑勺磕在门上代替了拍门声。

 

相叶妈妈开门看见儿子咧着嘴笑得傻里傻气,无奈的跟对门的和子妈妈点点头打了招呼,侧身把相叶雅纪让进了屋门。

 

也不知道是终于吃到了心心念念的料理还是怎么的,相叶雅纪整个人看上去情绪特别高涨,拉着爸妈跟弟弟把香蕉魔法玩了好几遍,哼着歌去浴室洗澡,又哼着歌去书房里顺了本书,再哼着歌回了自己房间。

 

“kazu——你在房间里吗?”相叶雅纪收拾妥当了扒着窗户朝着对门喊了一嗓子,那边没啥反应,倒是自己的电话欢快的叫起来。

 

“你是笨蛋吗?大半夜的鬼哭狼嚎什么?”

 

“嘿嘿,习惯了嘛。”相叶雅纪夹着手机悉悉索索的擦着头发,“kazu,kazu,今天我给你讲睡前故事好不好?”

 

“相叶氏,我先确认一下,你回去没有乱吃什么东西吧?”

 

“没有哟~”那边应该是为了打游戏开着免提,相叶雅纪能听见自己的回音。撇开半湿的毛巾,两下踢掉脚上的拖鞋往被窝里钻,然后把手里的故事书翻得哗啦啦响。

 

二宫和也知道他来了兴致,不再多做阻止,把掌机上的游戏存档,也缩进被窝里躺着。

 

“爱丽丝,欢迎你来到我的乐园,我是你的兔子先生。”相叶雅纪清了清嗓子,在卡壳了三次以后总算是顺利的念出了这一句话,像是舞台剧那般夸张的拉高了音调,假设自己的声音高深莫测。

 

“你说自己是疯帽子还差不多。”二宫和也在电话这边埋着头翻了个白眼,把被子拉高裹得更紧,毫不留情的打击他。

 

那边沉默了几秒钟,低低的笑了两声,挑挑拣拣几句疯帽子的台词读了起来。

 

二宫和也觉得有些困了,闭着眼睛打算就着故事的催眠睡过去。

 

“为什么乌鸦看起来像写字台?”

 

那段故事的记忆就终止在这个地方,更多的二宫和也入了梦就没听见了。

 

反正相叶笨蛋会重新讲一遍的,只要自己说的话。

 

这样想着,就安心放自己坠入梦里。

 

 

—FIN—


总算是写完了【鼓掌!

算是给 @何家老六 的生日贺文,还有喜欢竹马的kiki @幕張本鄉♥新小岩 的投喂~

竹马日常什么的,想写点剧情最终还是觉得平淡里面才能看见最真实的情感,所以变得像流水账这样了【x

其实我就是在找借口XDDDD

这个文的脑洞来自于我的竹马先生,那天翻微博看见自己以前写的东西,突然觉得好温暖,就拿来扩充成了你们看到的样子。

原文是

【估计是脑袋发热给我打来电话 兴奋的问我要不要听睡前故事 知道他看不到也在这边埋着头翻了个白眼 把被子拉高裹得更紧 爱丽丝欢迎你来到我的乐园 我是你的兔子先生 他像是上台词课一样夸张的念着句子 你说自己是疯帽子还差不多 毫不留情的打击他 我总喜欢这样做 他也不介意 自顾自的讲下去 直到我睡着】

希望两位能喜欢~

评论(6)
热度(53)

© 余笙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