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笙不相逢

S右only💘
沉迷年下小狼狗攻masaki和年上精英受sho酱

(A团)温馨三十题

17.亲手剪发

 

“好想剪头发啊——”樱井翔揉了揉后颈那片头发,皱巴着一张脸。

 

因为电视剧的拍摄要求,进入三月以后樱井翔的头发就没有再剪短过,去理发店最多也就只是修修形状。

 

从春天到夏末,即便是中途也修剪过几回,头发也还是长到了男人忍耐的极限。

 

“智——”樱井翔趿拉着自己的红拖鞋跑进了厨房,“吃完饭帮我剪头发好不好?”

 

“你的戏份已经杀青了吗?”大野智笑着给撅着嘴的樱井一个安抚性的早安吻,转头盯着锅里沸腾的鱼汤,不时用拿木铲把翻腾的鱼换个面,一手捻着旁边碗里切好的葱花,等到关火的时候一把撒下去。

 

“昨天就已经杀青了。”乖乖洗好手的某人,目光灼灼的看着大野智把锅里的食物捞起来,不紧不慢的分装在餐具里,赶在男人想试试味道之前端起来凑到嘴边喝了一大口,于是大野智不出意外的听见了一声哀嚎。

 

“好烫——”

 

“笨蛋。”大野停下手中的动作,没好气的转身看着眼泪汪汪的樱井翔,“那可是刚起锅的东西。”

 

“饿了嘛。”被烫红了的舌尖咬在牙齿间,说话的声音就有些含糊不清,樱井翔接过大野智递来早上凉好的水,感激的笑笑,小心翼翼的把舌尖放进水里。

 

像猫咪一样。

 

这样想着,大野智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只要没上发胶,就软得不可思议的头发。

 

“翔酱这样的发型也不错啊,要不就这样好了?”

 

他的恋人总是会在某些时候变得有些坏心眼儿。樱井翔瞪着眼睛抬头,把嘴角挂着笑意的男人看了又看,撇撇嘴把手里的杯子塞进他怀里,端着流理台上的鱼汤头也不回的出了厨房门。

 

大野智知道这是来自樱井翔无声的抵抗,低头揉揉鼻尖,笑着把他粗心落在一边的汤匙握在手里,三两步迈开腿也跟了出去。

 

“诶——翔酱好霸道,都不分给我鱼汤喝,明明是我做出来的。”

 

樱井翔忙着拨弄鱼刺,没时间搭理他,只抽空扔过去一个眼角,等细细嚼完咽下嘴里的东西了,才慢吞吞的开口,

 

“先生你漏了半句话,是你做出来给我喝的。”

 

晨起的眸子带着一夜好眠的明朗,干净得像什么都能倒映在怀里的乌尤尼湖那般。大野智听他理直气壮的说着这样可爱的话,终于是忍不住笑出了声。招来两声撅着嘴含含糊糊的嘟囔。

 

再理智的人遇上恋爱也会变得像笨蛋一样。

 

樱井翔觉得自从跟大野智在一起了以后,自己越活越回去了。

 

两个人会在夏日的午后抢着去挖西瓜中间最甜的部分,好几次被对方抢先了去,就不依不饶的扒拉着男人居家服的半截袖子,摆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最后那块西瓜总是进了樱井翔的嘴里,然后美滋滋的享受过程就会被狡猾的打断,西瓜的甜味在逐渐升温的吻了被忘了目的的两人分享。

 

大野智似乎也乐得跟樱井翔插科打诨,看他被自己惹得快要炸毛,又一把搂过来摁在怀里讨好。

 

“要是我把翔酱的头发剪难看了怎么办?”

 

“大野智你废话真多。”

 

围着毛巾端坐在院子里的樱井翔挑着眉尾回头看了男人一眼。

 

被说了废话多也不恼,大野智拖着理发推子的电线站在樱井翔身后,打量了半天还是放弃了这种便捷的工具,抽出自己许久没有动用过的剪刀。

 

像是某种执念,在愈加便捷的日子里更想去亲自动手操作些什么。

 

大野智闭着眼睛,尝试去回忆从前的感觉。挑了捋头发夹在指间,低头像模像样的询问起了樱井翔的意见

 

“翔酱想要个什么样的?”

 

“只要剪短,剩下的交给智就行了。”

 

九点过的时候还不算热,樱井翔舒服的窝在椅子里,连眼睛都不愿意睁开,嘴角却不吝啬的弯起来,语气里是打从大野智认识他起就有的信任。

 

大野智只是笑了笑,也不再说什么,只是不停的挑起头发来放在手里,毫不犹豫的剪断。

 

大概幸福就是应该这样被描绘的吧。

 

一座房子,两个人。

 

为彼此做些小事情。

 

单单是这样,幸福就溢于言表。

 

 

—END—







好久没有更新了(你也知道

微博上也有姑娘来催我更新啦(抱头

好开心还有人能记得我(咦

于是今天更新剪头发

下次更新见么么哒~

评论(14)
热度(72)

© 余笙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