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笙不相逢

S右only💘
沉迷年下小狼狗攻masaki和年上精英受sho酱

(A团)温馨三十题

18.我回来了

 

真是糟糕透了。

 

樱井翔盯着自己手上那杯已经凉了却根本提不起来兴趣喝一口的热可可。

 

抬眼看了腕间的手表,距离自己从家里出来已经快五个小时了。

 

正值下班的高峰期,路上的行人都把自己裹在御寒的围巾里面埋头快步穿行着,没有人在意他这个坐在街边显得格格不入的男人。

 

路灯点亮的时候,就意味着夜晚的开始。

 

天边本来堪堪坠着的橘色夕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躲了起来。夜晚拉下了天鹅绒一般的天幕,浅黄色的弯月镶嵌在上面,周围零散的撒着几个最先亮起来的星子,像是随意又不失心机的点缀。

 

我敢保证大野智那个笨蛋还在画画根本不知道我出门了。

 

叹了口气最终喝掉可可的樱井翔撇了撇嘴这样想。失去了温度的饮料味道不那么美好,只剩下糖精的甜腻有些固执的攀附着自己的舌头。

 

糟糕透了。

 

要不是叹太多次气幸福就会溜走,樱井翔已经敞开了怀狠狠地叹上好几次了。

 

“悠酱!明天的绘画作业我一定比你得分高。”

 

两个穿着高中制服的女孩子背着画板站在路灯下告别,头发稍短的那位没有接话,只是微微挥了挥手,示意朋友别让恋人等得太久。

 

“我是认真的哦,明天一定可以比悠酱得分高。”女孩子转过头笑眯眯的对恋人说到,语气里是慢慢地自信。

 

两个人大概是刚刚确定关系,在凉意渐生的时候羞怯的伸出手去,小心翼翼又珍惜的勾着彼此的手指。他们说着恋人的话题从樱井翔面前走过。

 

真好。

 

青春的恋爱总是带着一丝青柠的酸涩和美好。

 

男人撑着身子深吸了一口气,尽管冬天的冷空气一下子窜进肺叶里刺激得他微微咳嗽起来。

 

他眯着眼试图回忆自己的爱人。

 

微微垂下的眼角,高挺的鼻梁,会因为接吻而鲜艳起来的薄唇,还有藏在那两排整齐的牙齿后面,意外擅长煽情的舌头。

 

纤长骨感的手指,附着在指尖的薄茧和精瘦结实的身体。

 

樱井翔几乎是毫不费劲的就在眼前勾勒出自己爱人的模样,尽管他本身绘画的能力不好。十几年的岁月却是把爱人的五官深深的镌刻在了他的灵魂里。

 

他的爱人不善言辞,家里絮絮叨叨的总是他。男人就捧着马克杯坐在一边安安静静的听着,然后在最适当的时候给他一针见血的建议。

 

他的爱人不善言辞,在一起那么多年,即使双方都是男性,也会有某些瞬间希望听见点甜言蜜语来填补内心的不安。而男人更多的是给他一个吻,那种时候不带一丝成年人的情欲,单纯的像是兄长在安慰弟弟一般,干净得没有杂质。

 

他的爱人不善言辞,却什么都懂。

 

樱井翔突然有些不明白自己是为什么要负气出走了。他捂着眼睛一个人偷偷的笑起来,像是在嘲笑自己一把年纪了还这么幼稚。

 

简直就是被恋人宠坏了的小孩。

 

他想现在就回家,回到那个有大野智在的地方。

 

就算是他沉迷在绘画或者是泥人的工作里,只要是待在他身边,就是最好的选择。

 

天色比刚才更深了一些。

 

樱井翔起身抖落了凝聚在身上的寒气,拍了拍脸往家的方向走去。

 

屋子里透着鹅黄的灯光,是樱井翔跟大野智一起去挑的那盏落地护眼灯。大野智应该跟自己出门前一样,还在画板面前画着什么。

 

深深地吐出一口气,樱井翔笑着迈开步子钻进了单元楼的大门。

 

他根本就没走远,在住宅区外面的街边公园里待了许久。

 

等真的到了家楼下了,他才体会到,即便只是隔着一条街,还是距离大野智更近的地方让自己安心。

 

大概是一辈子都逃不开这个男人身边了。

 

但他也从来没有想过逃开不是吗?

 

钥匙旋转了一圈,大门应声而开。

 

“我回来了。”

 

他低头换好鞋子,想快点去到爱人身边,告诉他自己有多愚蠢,一声不吭的跑出去赌气了整整一个下午。

 

“翔酱你回来了。”难得大野智的声音听到些大的起伏,樱井翔抬头有些好奇的看着迎向自己的男人。他的脸上还有些干涸了的颜料,手也被炭笔弄得黑乎乎的。“你来看。”

 

是大野智一直都在画的画。

 

大片大片的樱花被油彩渲染在整个背景上,他认得画里面的那幢房子,认得蜿蜒的路上那两个牵着手的男人。

 

即便是背影也写满了幸福。

 

 

 

—END—

评论(6)
热度(57)

© 余笙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