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笙不相逢

S右only💘
沉迷年下小狼狗攻masaki和年上精英受sho酱

(A团)温馨三十题

19.偶尔蹦出的粗口

 

周一的时候有很大机会得到休息的大野智,因为最近多雨的天气被困在家里不能出去钓鱼。没有灵感画画也不想捏泥人,索性把冰箱里的啤酒全部挖出来摆在矮桌上堆着。

 

“啊——这种时候要是有新鲜的刺身就更好了。”

 

嗤的拉开拉环,咕咚咕咚的灌下好大一口酒以后,大野智像个小老头一样抹了抹嘴,弓着背盘腿坐在沙发和矮桌中间,从一堆报纸中间找到遥控器。

 

晚上能见到一星期一次的主播先生呢。

 

今天他穿着什么样的西服呢?

 

大野智咬着易拉罐的边缘,低低的笑起来。

 

真好,是深蓝色的呢。

 

裁剪合身的西服把男人的身体紧紧包裹着,遮掩了附着在皮肤上那些只有自己才能看到的痕迹。白衬衫的纽扣一丝不苟的扣到了最上面那一颗,蓝白条纹的领带规整的收在衣服外套里面,从喉结那部分一路延伸下去,隐匿在腰腹间。

 

“最近被智养胖了不少呢。”

 

目光滑到那双腿上的时候,大野智突然想起临出门前恋人小声的嘟囔,不可控制的回忆起前一晚自己双手揉捏着的臀肉的触感。

 

刚刚躺在地上看完一部电影的皮肤有些凉,但很快就因为自己的揉弄变得温热起来。樱井翔的皮肤很好,这种很少露出来见光的部分更是让大野智爱不释手。再加上最近总算是被自己喂得长了几分肉回来,稍微一用力,触感滑嫩的臀肉就能从指间溢出来,又带着点恰到好处的肌肉,勾得人咬牙想施加更大的力气使这副身体的主人忍不住叫出声来。

 

舔了舔嘴角的啤酒泡,大野智开始盘算着从直播到讨论会结束回家,他的主播先生还有多久才能回来。

 

一刻都不想等。

 

真想把他堵在电视台的洗手间隔间里,看他惊惶又无法推拒自己的样子,粗鲁的扒开他的裤子,在之前就烙下的印记上反复的吮吸出更鲜艳的颜色,握着他情櫲邍色又诚实的茎体,狠狠地逼它在自己手里哭出来。还要掰开那从来让自己理智不了的臀肉,撑开他贪欢的另一张嘴,看着自己的欲櫲邍念一点点被吞进去,感受满足充盈着彼此的身体。

 

真是个想法糟糕的大叔啊我。

 

大野智握着手机照常在直播结束的时候发去了赞美的邮件。

 

“今晚的翔酱也是那么帅气呢。——让我忍不住想那样操到你射脏你的西裤哦。”

 

如果不看那后半句的话,这就是再普通不过的一封邮件。

 

偏巧大野智对恋人从不掩饰自己的想法,于是这头还在电视台准备直播过后讨论会的樱井翔,脸红得堪比初春满城可见的樱花。

 

等他带着一身风尘仆仆的倦意回到家时,那句惯常的“我回来了”还没来得及发生,就被迅速的吞进了本要表达的对象嘴里。

 

尽管动作不算温柔,但大野智用手护住了樱井翔的后脑勺,空出来的那只也不安分的从胸口滑到他腿间,还不怀好意的一路煽风点火。

 

等到他终于舍得放开那张刚才在电视上妙语连珠的嘴时,樱井翔的眼睛里也早就蒙上了一层雾气,原本清朗的眸子变得混浊起来。

 

像是清水里滴进了墨水,被一点点荡漾开去。

 

他们在用情櫲邍欲,互相沾染。

 

每次都能更深体会到这一点的大野智不可控的兴奋了起来。他埋首在恋人的颈窝,炽热的吐息就打在那一小块敏感的皮肤上,他明显的感觉到恋人的身体开始颤栗,连带着指尖也不稳的攀上自己的腰。

 

“智……”

 

恋人有些使用过度的嗓音带着一丝黯哑,但这只会让大野智心里升腾起更多的破坏欲。

 

想弄坏他。

 

想操哭他。

 

想操得这样立派的男人在自己怀里失控的哭叫着射出来。

 

想让他攀附着自己的身体像这世上再也没有可以别的可以依靠那般,在欲望的深海里摇曳着,用他醇厚的声音低吟着推波助澜。

 

他的恋人一直都这般纵容他胡来。

 

在头抵着头交换呼吸的时候,顺从的被拉扯进了卧室。

 

“翔酱自己脱掉衣服吧。”

 

大野智半眯着眼不错过恋人的每一个动作,他那双跳跃在钢琴键上的手正一粒一粒的解开纽扣,松开领带却又不完全摘下来。

 

就像自己熟知他身上所有的敏感点一样,樱井翔也知道应该怎么让自己最快硬起来。虽然在刚才接吻的时候,两个人的小兄弟已经隔着裤子打过招呼了。

 

越是严肃干净的模样,在这种时候就越让人想破坏掉它。

 

大野智摁着樱井翔的肩膀让他倒下去,按住他抬起来想缠住自己腰的腿,把他翻了个身,让樱井背朝上的趴着。

 

“翔酱——从看到你西装革履站在台上起,就想这样做了呢。”

 

“操哭你哦。”

 

最后的声音几乎是气音,贴着恋人已经泛红的耳朵像是要直接拍在他的心里。

 

 

 


—END—



咦——

今天的两篇差别好大啊XDDD

不要怪我哦

这个题目是这样安排的啦(够

下次更新见哦

晚安


评论(16)
热度(67)

© 余笙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