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笙不相逢

S右only💘
沉迷年下小狼狗攻masaki和年上精英受sho酱

(A团)无题

无题

 

舞架衍生,无CP

 

 

从老板那里接过信封的时候,舞架一郎还是耐不住心里的雀跃,把所有的情感都铺在了脸上。

 

即便是知晓不过两分薄的信封装着的是少得可怜的一点薪水,但似乎也足够去跟那些盘踞在家里的亲戚证明,他可以挣钱,他可以照顾弟弟。

 

一郎心里明白得很,那些打着官腔说要收养弟弟的人们,不过是不死心什么都捞不到,还要多出一笔赡养的开销。

 

他是不愿意去怀疑曾经摸着自己脑袋,柔声说话的亲人的。可当他打开门接住眼睛都哭肿了的二郎时,那些微笑也好,拥抱也罢,统统都化作了动画片里被极尽丑化的恶鬼,张开血盆大口要侵吞自己身后还年幼的四个弟弟。

 

时间往前推,拨回到以往很长的那段岁月里。

 

一郎都以为自己是被神明抛弃的。

 

不然为什么自己亦步亦趋的跟在母亲身后,学去她身上八分虔诚的模样跪地祈祷,神明却没有听见他小小的愿望,反而带走了父亲。

 

那个握着他的手,教他一笔一笔画画;站在他身边,教他分辨鱼儿种类;总是笑得温柔的父亲。

 

他的时间好像从那时候起就停滞不前了。

 

身体在成长,心智在成长。明明一切东西都还在随着时间的推移改变,但有些东西,说不出来的,被困在了那个电闪雷鸣的夜晚,再也走不出来。

 

直到生日蛋糕上的数字终于变成两位,母亲拉着两个男孩子的手,边上站着自己打过几次照面的叔叔笑得有些探寻又紧张时。一郎笑着扑进她怀里蹭了蹭,转头对未来的家人笑着称呼了句“弟弟”。

 

大概可以算作是失而复得,又有些微妙不同的心情。

 

一郎明白,父亲永远不会回来了。而如今,连最伤心欲绝的母亲都走了出来,愿意接受生活的安排重新追求幸福安稳,他也就更不应该原地踏步,看不见未来了。

 

之后的日子虽不如从前富足,也总算是有了完整的家,自己更是收获了两个可爱过分的弟弟。从前觉得有些空荡寂寞的屋子,也开始热闹了起来。

 

从父亲那里袭承的性格让一郎有些不善言表。

 

学校里风言风语听久了他也学会了过滤不堪的词汇,仿佛那些人高谈阔论的可怜虫不是他。反倒是横冲直撞的二郎,忍无可忍的甩开被一郎握在手心的手,冲上去毫无章法的跟大个子们扭打在一起。

 

他们以为父亲会揍二郎一顿。

 

没想到男人只是仔细看了看二郎身上的伤,而后摸摸他的头说,

 

“我们二郎长大了,也会保护哥哥了。”

 

他看见二郎在父亲怀里有些不好意思的揉揉鼻子,又因为不小心碰到了伤口疼的龇牙咧嘴的模样。蓦地,就酸了鼻腔落下泪来。

 

原来是这样啊。

 

哥哥也好,弟弟也好,不过是希望自己也能被好好的放在心上认真对待。

 

于是,男人第一次听见一郎叫了他父亲。瞬间的愣神过后,把那个鼻头红红的孩子也揽在怀里,笑着抹去他的眼泪,

 

“我在哦。”

 

 

 

 

 

 

 

 

盛夏的天气即便是入了夜也没有几分凉意,蝉鸣恼得人心慌。

 

一郎把汗津津的手心紧贴着裤腿的包,努力让自己看上去不动声色。左手还捏着临下工前老板娘执意塞给他补营养的面包,想着二郎大概是四个弟弟里面最开心的一个了,就忍不住微笑起来,脚下的步子也卸去了疲惫看起来轻快许多。

 

站在家门口时一郎终于敛起了笑意,微不可闻的探口气掏出钥匙来,推开门却看见门口蜷着小小的一团。

 

是二郎。

 

穿着自己小时候的那套藏蓝色睡衣,就那么安安静静的蜷在玄关处睡着了。

 

屋里的人听见了门口的响动,起身过来看了看。

 

“啊你回来了。”

 

“藤原姑母。”一郎福了福身子跟女人问安,“二郎怎么会睡在这里?”

 

“谁知道他怎么了,平日里也好好的不让人操心,今天怎么都要见到你,哭闹了一个晚上,我是拿他没辙了,没想到居然在这里睡着了。”

 

女人脸上的表情带着不理解和嫌恶,一郎握了握拳头权当自己没有看见那些。蹲下身子把遮住二郎前额的刘海拨开,原本清澈的大眼睛被哭肿了的眼睑遮了去,脸上的眼泪被衣袖抹去了东一笔西一画的,小孩子还幼嫩的皮肤擦得红红的,嘴唇也咬破了结了血痂。

 

几乎能想象得到二郎小心翼翼的问藤原姑母自己去哪儿了的表情,哭闹的时候会蹬着两条细细的小腿,眼泪一颗颗的往下砸还不乐意被女人听了又絮絮叨叨的说他不懂事。

 

“一郎哥哥,一郎哥哥……”

 

这样冲着紧闭的大门一声接一声的喊。怕自己被父母丢下以后再被哥哥丢下。

 

一郎抱起睡梦中还有些抽噎的弟弟,路过女人身边时顿了顿,

 

“姑母,你们来再多次我也是这样的回答。我是不会跟弟弟们分开的。”

 

怀里的人动了动,像是要醒来。一郎也不再去关注女人脸上的表情和接下来的回应。只是低下头轻轻的在二郎头上吻了吻,把他收在怀里抱得更紧了些,才终于看见二郎舒展开了眉头,捏着自己的衣襟再次沉入梦里。

 

没关系的,哥哥绝对不抛下你们。

 

 

—FIN—





这本来是微博上看来的一个小萌梗来着

怎么到了我手里就变成了这个鬼样子(号泣

@保險櫃中的飛鳥布

最近真的烦心事太多了QWQ我还是滚去多看点小甜文治愈一下内心世界

另外一篇割大腿的R18等我酝酿酝酿!

无CP我就不打tag了

首页的姑娘们有缘自然能看见(滚

评论(8)
热度(23)

© 余笙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