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笙不相逢

S右only💘
沉迷年下小狼狗攻masaki和年上精英受sho酱

(A团)舞架家是幸福的舞架家

“一郎尼桑!!!五郎呢!?”

大清早木质的走廊被三郎的脚底板砸得咣咣响。扯着嗓子嚷嚷的人还顶着一头乱毛,连眼角的分泌物都没来得及用毛巾揭一把。

本来想着要早点起来,给自家弟弟来个叫醒服务。没想到昨晚看棒球赛太晚,醒来双子的房间已经空了。

“三郎笨蛋,不要大清早就精力旺盛。”在餐桌边上晃着腿等待投喂的四郎恨铁不成钢的瞥了那个风风火火的人一眼。

“所以说,五郎在哪里啦!”急着找到弟弟的三郎完全没有精力去反驳四郎的没大没小,从楼上转悠下来,又转身冲进厨房里。

一郎跟二郎系着围裙在流理台忙着各自手里的东西,听见身后乒乒乓乓的声音,只有二郎忙里抽空回头关心了一下,

“三郎回去把拖鞋穿好,赶紧洗漱了准备吃饭了。”

“唔QAQ,所以谁来告诉我五郎被你们藏到哪里去了啦。”捧着在门框上撞了个震天响的额头,三郎红着眼眶嘴里伊伊呜呜的包着一口被疼痛刺激出来的唾沫,仍然心心念念着要找五郎。

二郎看他狼狈的样子轻轻叹了口气,在围裙上抹了抹手上的水珠,走到三郎面前确认了他额头的受伤状况,回头跟大哥叮嘱了两句,就拉着人要往房间里走,

“尼桑,我带三郎抹点红药水,额头都肿起来了。你弄好了就跟四郎五郎先吃。”

“好——”一郎软乎乎的挥了挥手里的吐司面包,还不忘往自己嘴里塞一口。

“二郎尼酱!!!不要管三郎笨蛋啦,陪我吃早饭好不好。”

路过餐厅的时候,小恶魔撅着嘴不满的拍了拍自己身边红色的木椅。二郎挑了挑眉,觉得每天舞架家的早晨都能不断的挑战他的忍耐底线。

“四郎乖,再等等,三郎尼桑额头被撞了,要先处理一下。”二郎弯腰亲昵的摸了摸四郎软软的头发,被小恶魔揪着衣领吧唧一口响亮的啃在了脸上。

“那二郎尼酱快点哦。”四郎眨着眼睛推了推二郎,被啃了一脸唾沫的二郎才慢半拍的反应过来,拉着已经呆掉的三郎离开了餐厅。

少了恶作剧对象可以捉弄的四郎安静下来,乖巧的坐在餐桌边上玩着肉嘟嘟的手指。

“四郎,五郎还没有弄好吗?该吃饭了哦。”

“没——他那种从小就彰显出来的强迫症,发型什么的,哪会这么快结束啦。”四郎从椅子上站起来,伸着脑袋要去看一郎手里端着的早饭,“今天是什么?”

“面包哦。”

“又是面包啊…”嫩嫩的嗓音在四郎说话之前插了进来。五郎站在餐厅入口,瘪着嘴巴显然是不满意从来没什么新意的早饭。

一郎只是笑笑,把只有四份的面包摆放在每个位置面前,绕过眼神一直咕噜噜转的四郎拉着五郎进了厨房。

“噢——好棒!!!谢谢尼桑!!”厨房里迸发出一声惊呼,然后大概是小孩子围着哥哥蹦蹦跳跳的动静。

二郎看了眼还没有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的三郎和四郎,笑着也进去把那两个人拉了出来。

“快看!是一郎尼桑和二郎尼桑给我做的蛋糕和红豆饭!!”

五郎脸蛋红红的,兴奋的捧着手里那块小小的蛋糕,炫耀般的从三郎和四郎鼻子下面晃过。

“诶——好福利嘛。”四郎坐回椅子里,抓起自己的面包啃了起来。

“恭喜哦五郎!从今天开始也进入国小念书了!”三郎眯着杏眼从衣服兜里掏出了准备好的礼物递到五郎面前。

是个男孩子会喜欢的铁质铅笔盒。

五郎接过来欣喜的上下打量着,眼皮子底下又戳过来另一个人的礼物。

“给你的。”四郎嚼着面包,说话有些含糊。“跟尼酱一起学会存钱吧。”

胖嘟嘟的小猪扑满有些沉,二郎帮忙先接过来放在桌上。

“谢谢三郎尼桑,四郎尼桑。”五郎被四个哥哥围在中间,这个摸摸头,那个捏捏脸,笑得特别灿烂。几乎可以肯定自己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舞架家的早晨从来没有哪天不是鸡飞狗跳的。不是四郎抢走了三郎的面包片,就是一郎要举着面包喂食二郎。

“五郎放学要等着尼酱来接,不可以乱跑。”

“上课要好好的听老师讲课。”

“包包里面的零花钱不可以被别人看见,也不可以告诉别人在哪里。”

“还有……”

“好了啦二郎。”在二郎蹙着眉头思考着还应该叮嘱点什么的时候,一郎伸手拉了拉他的袖口,摇头制止即将发展成喋喋不休的状态。“五郎该走了哦。”

“尼酱再见!”四郎拉着五郎的手站在门口对二郎挥挥手,转身跟着三郎出了门。

“好快啊尼桑…连五郎也慢慢长大了呢。”二郎看着玄关挂着的,五郎曾经用过的幼稚园小黄帽,有些感慨的把它摘下来捏在手里。

“当年我也不希望二郎长大啊,现在也都成了这样立派的少年了。”一郎伸手理了理二郎的额发,“好了,二郎也准备出门上学吧。”

“中午见尼桑。”

“中午见。”

—FIN—

@我是酱子

考试加油!!给你一个弟控的舞架家。

永远被哥哥们爱着的五郎,

永远爱着五郎的哥哥们,

最有爱啦!!!!

渣短_(:з」∠)_

无cp就不打tag了么么哒!

考试顺利

评论(11)
热度(51)

© 余笙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