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笙不相逢

S右only💘
沉迷年下小狼狗攻masaki和年上精英受sho酱

(A团)温馨三十题

26.翻阅过去的相册

 

 

“智君今年的生日愿望许了什么啊。”

 

大野智一口气吹灭蜡烛以后,相叶雅纪支着大半边身子压过去想要问点什么出来,接着就被竹马拍了头。

 

“笨蛋相叶氏!蛋糕要被你的肚子压坏了!一会儿还吃不吃了。”

 

“吃吃吃!!!Nino是要那块有芒果的吧。”

 

“是啦,哎哟你让大叔动手,又不是你过生日激动什么,还有一个月呢。”

 

再次被拍头的相叶雅纪抱着脑袋学乖了,老老实实的坐下来等大野把属于自己的那份蛋糕放在自己面前,安安静静的做起了画风正常的美男子。

 

好容易才收拾了残局送走了吵吵嚷嚷的竹马二人组,樱井翔转悠到厨房里对忙碌了一个下午的末子表达了谢意。

 

“松润谢谢你啊,没想到做蛋糕这么难。”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没注意被衣袖上还沾着的奶油蹭了脸,看起来傻乎乎的。

 

松本润看着某些地方意外迟钝的樱井无奈的勾起嘴角,顺手拉过一边挂着的帕子抹干净手上的水珠,“没事,有这个闲工夫来谢谢我,还是去照顾一下你家的醉猫吧。明天下午还有工作,我先走了。”

 

“晚安。”

 

“晚安。”

 

松本润架着墨镜,把口罩又往上拉了拉,冲门里送过来的樱井招招手,示意他回去。樱井点头跟他道过晚安,小心翼翼地合上大门,冷不防被身后挂上来的重量吓了一跳。

 

“智君,怎么不好好躺着,想喝水吗?”

 

樱井翔有些吃力的扭过身子,怕背后趴着的人滑下去,有些狼狈的一边转身一边搂着。

 

着实是喝了不少酒。弟弟们趁着生日的噱头围着大野智一杯接一杯的劝,大野智也不推拒,陪着熊孩子们折腾到大半夜,回头笑呵呵的看着樱井翔的时候,眸子已经有些浑浊了。

 

“小翔要不要知道我的生日愿望。”

 

醉酒了意外的黏人这一点让樱井翔喜欢得紧,嘴巴上应承着,半哄半拖的把大野智带回了客厅。只剩了两个人的空间说不上热闹,但也从来不会尴尬。樱井翔安顿好了大野智正要起身去给他倒水,刚站起来就被捏住了衣角。大野智也跟着站起来,努力睁着眼睛盯着樱井翔,

 

“小翔要去哪里?”

 

“去给你倒杯水来。”樱井翔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大野智脸上一副泫然欲泣的委屈样,捏了捏他没什么肉感的手指,想把人哄回去好好坐着。

 

“拿什么?”手倒是松开了,大野智却一个人歪歪扭扭的要往房间走,吓得樱井翔赶紧跟上去扶住他的身子,跟着往房间里走。

 

“今年的生日愿望哦!”

 

大野智咧着嘴,举起手里的相册。

 

不知道是他从哪里翻到的,连樱井翔自己都差点忘记了的一本老相册。封皮还是很早的偶像,画着那个时代流行的妆容,眉眼里带着笑意的看着镜头。

 

“前两天找以前的日记本看到的,好像是之前搬家打包了,就没拆出来。”大野智把樱井翔拉着往后腿了两步,一屁股坐在床边,有些期待的看着樱井,“想看!”

 

“噗……智君你为了这个就浪费了一个生日愿望吗?”樱井翔接过大野智手上的相册,看他期待满满的样子忍俊不禁。

 

“跟,跟小翔的愿望不是浪费。”说话的时候忍不住打了个酒嗝,啤酒的味道扩散开来,大野似乎是被自己逗笑了,眯起眼睛捂嘴笑起来,还不时撇两眼身边的樱井翔,笑得更开心。

 

怎么办,自家恋人喝了酒简直不要更萌……

 

对萌物无法抵抗的樱井先生拜倒在大野先生的“无意识”卖萌下,翻开老相册摊在腿上。

 

是他抱着小修的照片,那个时候小修刚从产房里抱出来,父亲从医生手里接下来看了看就被他欢呼着抱了过去。小孩子粉粉嫩嫩的一团皱皱巴巴的缩在小布包里,眼睛小小的像一条缝,肉呼呼的两只小手团成拳头举在脸边,一起都美好得不可思议。

 

父亲笑着招呼他跟弟弟来张合影,那时候的樱井才刚刚上初中,身体没撑开,小心翼翼的把怀里的弟弟转了个面朝向父亲的镜头,笑得一脸灿烂。

 

照片背面还稚嫩的笔迹写着,我有弟弟啦!所有玩具都愿意给他玩的弟弟噢!

 

大野智低低的笑着,伸手把相册慢慢往后翻。

 

是他熟悉的樱井翔的模样,但是照片里的故事只能从当事人嘴里听说,自己不曾参与。到兴头上的时候,樱井翔还会叮嘱大野智乖乖做好,站起来模仿父亲手忙脚乱烤肉的动作,跟弟弟一起在海边冲浪的时候,被妹妹拉着笨手笨脚的编花环的时候。

 

“真好,小翔家的家族旅行。”

 

“就像我也去了一样。”

 

再往后翻,偶尔能看见一些熟悉的面孔,那时候大家都穿着小小的,紧身的T恤,或是认真的排练或是打闹着。

 

看起来都是动态感很好的抓拍。过去那些小年轻的日子就开始在记忆里活泛起来。

 

大野智想起第一次见到自己身后站在的樱井翔时,自己的第一感觉是,这次进来的小孩子是小学生吗,好小只。这样上去搭话以后被咋咋呼呼的纠正了正确的年纪,而后那孩子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后退两步弯腰毕恭毕敬的自我介绍起来,

 

“前辈你好,我叫樱井翔,从今天起站在你身后的位置。”

 

这么多年,小孩子长高了,从自己身后站到了自己身边,稍稍一侧目就能看到的范围,总是有他存在。

 

这是对于大野智来说,弥足珍贵的安定的存在。

 

相册翻到最后,有一张没有夹在塑料薄膜里,轻飘飘的落了出来,大野智正想捡起来,被樱井翔快了一步。

 

只瞥见一点金色,也闹不清是樱井翔的还是自己的。

 

“原来在这里啊。”樱井翔又重新坐回大野智身边,任由他掰开自己的掌心,有些孩子气的一个指头一个指头的嵌进自己的指缝,把照片递到大野面前,“是智君哟。”

 

那是大野智不曾见过的自己,或者说,是很多瞬间被自己忽略掉了的自己。

 

随意的用白色的毛巾绑在额头,映在照片上少年的侧脸已经开始有了明晰的轮廓,大概是还不习惯刮胡子的事情,总有些遗漏的地方顽固的冒着头。下巴尖上挂着一滴将落未落的汗水,眸子盯着前方大概是老师的新动作教学,格外的认真。

 

纯棉质地的私服湿透了贴在背上,微微弓起的背脊积蓄了像是下一秒就要彻底爆发那般,充满了年少的张力和青春。

 

“是我拍的哦。”樱井翔有些得意的晃了晃手里的照片,“那时候排练完准备要回家了,看见你还在练舞想进来打招呼,又怕打扰你,结果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偷拍了一张,哈哈哈,搞笑吧,不过那时候的智君真是……”

 

话说到一半却无需完整了,想说的,要说的,大野智都知道。

 

大概是整晚的酒精在气氛的烘托下上了头,他有些粗鲁的钳着樱井的下巴迫使他转过头来,再一口叼住那张不知道还会说出多少无意识引诱自己话的嘴唇。

 

带着干在嘴角此刻又被濡湿的啤酒味的亲吻。

 

——还有两个愿望呢

 

——总之都与你相关

 

 

 

—END—

hello~还是我(闭嘴

三更达成!然后就十点半了啦,(码字速度太慢

大家来吃糖吃糖吃糖!

我争取这星期完结温馨三十题(不大可能

刚才粘贴的时候手腕突然暴痛hhh

大概是不满我这几个小时一直使用它吧,闹小脾气

哎唷……真是差点搞得我删除了没保存

吓die

谁也给我发个糖啦!!!

(踹腿

评论(18)
热度(71)

© 余笙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