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笙不相逢

S右only💘
沉迷年下小狼狗攻masaki和年上精英受sho酱

(A团)Amore a prima vista

Amore a prima vista(上)

 

 

CP:JS

写在前面

落笔没几分钟就觉得自己这回是真的ooc了

想过要不要继续写,纠结了一下最后还是继续了下去

就把翔哥哥框定在金发的时期吧,

希望这样看上去不会那么违和。

嗯……题目的名字我装了个13

百度翻译的“一见钟情”

其实俗套了说就是一个异国的艳遇故事

感谢阿祖跟我聊天的时候帮我开了这个脑洞

很短

分上下完结

但是下一章的更新在哪里我也不知道(滚

坑多还在花样作死的人是谁

是我

一个任性的boy(不

 

以下正文:

 

该结束了。

 

看着那人丝毫不在意的表情,樱井翔只能在心中耻笑自己这几年来的全心全意,怕是只当是喂了街边的流浪狗。他喝干净杯子里最后一层橙皮香甜酒,穿过酒吧里喧闹的人群,翻身上台拉过男人面前的话筒架。

 

眼尖的人认出他是乐队里面鲜少露面的另一个主唱,以为是玩儿了什么要合唱的新段子,举起酒杯欢呼着期待接下来的狂欢。

 

却是眼睁睁的看着樱井砸了男人的贝斯,竖起中指,丰厚性感的嘴唇缓慢的拉扯出一个嘲讽的笑容来,

 

“跟着你的小情人们,见鬼去吧。”

 

小舞台边上聚集了一群不明就里的人,看看舞台上男人狼狈的样子,再看看樱井离去时带着几分潇洒的背影,一时间他们嘴里发出的声音像是被安上了开关,只能听见音响里还在继续的音乐。

 

“damn it!”

 

被弄得措手不及的男人踹了一脚话筒架,踏着满地贝斯的碎片离开了舞台。老板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拉来了临演,酒吧里的人们也没被这个小插曲影响到兴致,议论个三两句就又端着杯子你来我往的劝酒。

 

不过这些都已经与樱井翔无关了。

 

他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给自己规划了一个放松心情的旅程,这会儿正喝着啤酒,漫不经心的挑选着要带出门的衣服。

 

手机躺在地上一阵一阵的颤抖,但屏幕那一丁点儿的光亮被房间里明晃晃的灯光侵吞了,闪了两下又无助的暗了下去。樱井翔蹲下去看了看屏幕上那一连串未接来电和未读邮件,只是笑着扣掉电池拔了电话卡,小小的芯片在他手里很快被折成两截。

 

凌晨的街道安静得很,转过街角的时候一直黑猫溜了过去,吓得樱井一个哆嗦,下意识伸手想要拉住身边的什么。反应过来以后又自嘲的笑了笑,索性停下来点了支烟给自己壮胆。

 

他觉得自己还算是没有被爱情冲昏头脑,至少交往了这么长时间,男人从来不知道他住在哪里,不过大约这个问题在那个人心中也并不重要就是了。

 

等待计程车的时间不算长,卷烟还剩下小半截的时候,一辆车在他面前缓步停了下来。在司机先生的帮助下,樱井好歹是把自己的箱子塞进了汽车的尾箱里。

 

“谢谢您。”

 

“不用。”似乎是不愿意在深夜与这种看上去桀骜不驯的年轻人多打交道,司机的语气听上去不怎么领情。樱井翔不在意的耸耸肩吸掉手上最后一口烟,凑到后视镜前面抓了抓自己有些乱了的金发,捻灭烟头开门坐了进去。

 

车厢内的空间相对密闭,到机场还有点距离,不说点什么的话总觉得有些尴尬。樱井翔看了眼时间,掏出耳机来塞上,重低音敲打在耳膜上让他一瞬间又想到自己刚刚分手的男人,有些不耐烦的把耳机扯下,顺手清空了列表里面那人喜欢的歌曲。

 

剩下的就寥寥无几。

 

还真是应了好友摇头晃脑说的那句话,“翔酱你啊,留出点时间来爱自己会比较不容易受伤。”

 

伤到是算不上多深,只是分手了以后处处都昭示着自己曾经爱得多没了自我。他划拉着那几首自己以前爱听的歌,有些想不起来那时候的心情,再回头也想不到自己还喜欢过这般清汤寡水的调子。

 

像催眠。

 

他干脆关了手机,靠在窗边假寐,直到车平稳的停靠下来。

 

“谢谢您。”在付钱的时候习惯性的附上一句感谢,樱井翔低头鼓捣着有些卡住了的拉杆,没有在意司机的反应。

 

“不客气,旅行愉快小伙子。”

 

樱井翔有些没弄明白这段路程上究竟发生了什么,或者是司机先生自己内心脑补了点什么剧情,总之抬头的时候,他冲自己笑得和善。

 

“啊,承您吉言。”

 

 

 

 

 

金发碧眼的空姐告诉他飞行时间大概是十二个小时,似乎是对这张好看的脸额外观照了些,樱井翔拿到的飞机餐看起来比旁边的人丰盛好多。在空姐过来收残余的时候,他冲女人挑起唇角,勾勾手指示意她靠近些,

 

“我想我需要你亲手送来的枕头和毛毯才能入睡。”

 

“噢,你稍等,我马上就去。”女人在隐秘的位置落下一个浅吻,笑着眨眨眼去给樱井取来了他需要的东西,“晚安,先生。”

 

其实樱井翔睡得并不安稳,旁边的上班族应该是被工作折磨的疲惫过头了,熟睡的过程中打起了呼噜,好歹习惯了准备酝酿点睡意,飞机遇上了气流,上上下下的颠簸着,胃里还没完全消化的东西几乎要被这种糟糕透顶的体验全部送回到嘴里,一阵阵的冒着酸。

 

至于是怎么迷迷糊糊地睡去,大概是实在抵挡不了困意。

 

再醒来时,窗外阳光明媚。手腕上的手表还是日本时间,显示着下午快六点。送客的空姐有些雀跃的冲樱井挥了挥手,欢畅的说着希望您再次乘坐。

 

唔——的确是,一醒来看见点赏心悦目的事情,会让人的心情跟着愉悦起来。

 

樱井从机场领取了一份免费的城市地图。他降落在了马尔奔萨机场,按照地图上所说,他现在需要乘坐地铁再换成巴士去自己预定下来的酒店。

 

时间很是充裕,他可以放慢些步伐,毕竟是散心又不是逃难。想起临了出发有些任性的拨通好友电话的时候,那边大概是打着游戏,还能听见操作的声音,

 

“翔酱。”

 

“你怎么知道是我?”

 

“除了你也没有人敢这种时候给我打电话了好吗?怎么了。”二宫那边暂停了游戏的进度。

 

“没什么,想出门一趟,恩……跟你知会一声。”樱井翔把玩着座机的电话线,突然觉得有点心虚,在这个人面前,他从来没什么把握能藏得住秘密。虽然也没什么秘密可言。

 

“多久?”

 

“不知道。”

 

“你也有不知道的时候。临时决定的吧。”二宫在那边笑了两声。

 

“嗯,大概就是这样。”樱井翔大大方方的承认下来,“还有,我现在跟你一样,单身万岁。”

 

“猜到了。”二宫点了支烟,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玩儿腻了就回来吧。”

 

“当然,给你带点什么土产?”

 

“看着办,但是求你了,别送我什么香薰蜡烛,上回我妈突然过来还以为我交了女朋友,追着问了一个下午。”

 

“哈哈哈,那你就说,女朋友没有,有男朋友了。”

 

“我男朋友谁啊,我说你啊?不成,我妈估计要当真,你又不是不知道她拿你当亲儿子疼。”

 

“我也一直叫她妈妈呀。”樱井翔这会儿是真的放开了,在电话这边笑得肆无忌惮。

 

“别闹了,”二宫轻轻地呵斥了一句,“翔酱,早点回来。”

 

“嗯。”

 

这个人从来不问自己去哪儿,可是樱井翔心里就是有那种自信,知道他永远都会等着自己。这种仰仗着别人的宠爱没心没肺的行为真是差劲透了,明明自己根本给不出那人想要的回应。

 

你都怎么对待喜欢自己的人?

 

恃宠而骄。

 

大概就是这样被慢慢宠坏了的吧。

 

 

 

 

 

 

 

他在路上花了点时间。

 

脱离了母语出行简直寸步难行,好在还有英语能用。在经历了一次坐错车和一次错过班车之后,樱井翔终于在下午阳光正烈的时候,拉着行李箱逃进了酒店的大厅的冷气里。

 

他给自己空了三个小时出来补眠,太阳落山的时候,总算是满血复活的爬了起来,下楼找了点吃的填肚子。

面包粉烤牛肉和浓味蔬菜炖牛骨虽然很入味,但是樱井发现自己从现在开始就有些想念家乡的和食了。

 

米兰的街道非常整洁,樱井翔拿着酒店配给的周边推荐地图漫无目的的走着。在别国被白皮肤身材又高挑的人包围着,自己才是那个异乡人。

 

习惯使然,他下意识的搜寻视线范围内可能存在的酒馆,想要进去坐坐。喝两杯似乎已经成了他生活中不能缺少的一部分,尽管他非常年轻,而这个习惯听上去像是个中年人。

 

“Angolo,看上去不错。”没走出几步远就看见了一间自己感兴趣的酒吧,算是幸运,樱井翔收起了地图推门走了进去。

 

与想象中不同,厚重的门推开后不是震耳欲聋的低音炮,只是一把清淡的吉他声音环绕着不大的空间。铜铃的声音提醒了调酒师,身材颀长的男人站在吧台里笑脸相迎,轻声问候一句晚安。

 

樱井挑了个离舞台不算太远的地方坐了下来,不多时跟过来了一个调酒师,

 

“冒昧问一句,您是日本人吗?”

 

“是的。”

 

浓颜男人的脸上绽出一个灿烂得过分了点的笑容来,他靠近了些,有些低沉的声音像一杯上乘的朗姆酒听上去醇厚极了,

 

“真高兴,我也是日本人。那么为了我们在异国的缘分,请允许我为你调一杯酒。”

 

 

 

 

—TBC—

评论(11)
热度(57)

© 余笙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