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笙不相逢

S右only💘
沉迷年下小狼狗攻masaki和年上精英受sho酱

(A团)无题

*迟到的翔桑的生贺(还好意思

*并不温馨!慎重!

*NS NS NS(重要的事情讲三遍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写出这么一坨东西来




无题


 

CP:NS

 

 

01

 

“小和,展信安。”

 

每个月固定的一天,二宫总能在自己的邮箱里找到竹马寄来的信。当初吐槽说才不相信你这家伙能坚持每个月都写来,没想到第五个年头也过半了,他真的一封信都不曾落下。

 

“我要结婚了,对象是之前在信里也提到过的あゆ酱。交往了这么长时间彼此都憧憬着组建一个家庭。想着这么大的事情,不能没有你的参加,就写信来邀请你回国啦。嘛,机票附在了信封里,酒店也订好了,所以小和只需要拎包回来就好。”

 

结婚啊……

 

冬日午后的太阳熏蒸着睡意缭绕,二宫伸了个懒腰把信纸换到第二页。

 

“以前玩得好的大家都会来,所以小和也不能缺席啊。”

 

 

 

 

02

 

扑克牌在手中漫不经心的切来切去,不留神没有握紧,便纷纷扬扬的撒了出去。

 

被太阳晒软了的身子骨根本懒得捡它们起来,二宫抬脚顺便把鞋面上覆着的那张也抖落下去。纸片在空中打了个转,落在地上的时候露出了牌面的花色。

 

一张红心Ace。

 

这让他想起自己学会的第一个魔术。那时候在家里琢磨了好几个星期总算是成型了,难得兴致高涨的要去表演给那个人看。

 

“翔酱,记住你选的牌,然后放回来,现在我把牌交给你,你自己洗几次都OK,我会找出你选的牌来。”

 

樱井翔一边切着手里的扑克,一边因为二宫故弄玄虚的语气哈哈大笑。

 

 

 

 

03

 

人总是会因为生活中一些小偶然俗不可耐又不可避免的跌进一场回忆里。

 

像是迟暮的老人努力想回头张望曾经与谁朝夕相处的某个片段,只是没想到分别了这么长时间,当真要再面对过去的时候,连少年面上意气风发的表情也不曾淡忘丝毫。

 

也曾是亲密到别人打趣干脆在一起都不会解释的关系,只是拼命往前又奔跑了几年,要再高谈阔论些漫不着边际的东西,身边已经没有了人。

 

 

 

 

04

 

还是决定要回去一趟。毕竟相叶那个笨蛋几乎拦住了自己所有想脱口而出的借口。

 

二宫一次次的翻开手机找到樱井翔的电话号码,酝酿半天也想不出合适的开场白。

 

“听说了吗?相叶那家伙要结婚了。”

 

“你也收到相叶的请柬了吧,那家伙还真是厉害啊,就要结婚了。”

 

“去年松润结婚了,今年相叶也结婚了,你呢,打算什么时候通知我们?”

 

哪种都突兀得不行,才惊觉已经好久没有联系。

 

 

 

 

05

 

大学最后一年回学校答辩的时候学校周围的短租公寓火了一把。二宫因为参加实习比较早,大四的时候就退了宿舍,只能从几站外的公寓出发,每星期几次的来回奔忙。

 

他听研究室的老师说樱井翔在他实习不久以后被电视台看中,虽然是从风里来雨里去的新闻记者做起,也好过太多毕业生的境遇。

 

本来以为也就只能从老师口中探听点消息,却在隔周再来交材料的时候刚一踏出办公室的大门,就撞上同样是来交材料的樱井翔。

 

跟自己简单的T恤仔裤不同,显然是刚刚从职场里脱身的樱井穿着一身西装,头发也染黑了,连从前洗澡都不肯摘下来的耳钉也没有了。

 

“哟,好久不见啊。”

 

 

 

 

06

 

二宫在走廊上抽着烟等樱井翔出来,他们刚刚约好一会儿再去校门口那家店里坐坐。二宫看着樱井翔从背包里有些费力的掏出一本手帳,确认了接下来的工作以后,有些尴尬的说,

 

“抱歉啊nino,我最多只有二十分钟。”

 

“你赶紧进去吧,一会儿二十分钟都没有了。”二宫夹着烟摆摆手,表示不在意。樱井翔反倒是轻松下来了似的,抓抓后脑勺的头发,笑着跨进了老师的办公室。

 

坐下来聊聊才知道两人住的地方只隔了个小的街心公园。二宫看他不时低头回复邮件的样子就主动说要是你忙的话,不是必须本人到场的就我帮你跑吧,领了什么资料你空了过来拿就行。

 

或许是他的提议帮樱井解决了个很大的难题,二宫和也觉得樱井翔连吃面条的动作都流畅多了。

 

“之后一定要再请你吃饭。”末了临走前樱井执意买了单,背着他那个看上去很沉重的包冲二宫挥挥手笑得一脸灿烂。

 

 

 

 

07

 

等到再有机会一起往学校去的时候,天气已经很热了,太阳挂在天上刺眼得很。

 

樱井翔敲开二宫家门的时候顺手递上了两根从便利店买来的盐水冰棍,从冰柜里刚拿出来几分钟而已,包装袋上就已经满是水珠子了。

 

两个人叼着冰棍往车站走,出门时樱井翔还反复唠叨着不要忘记带东西,被二宫吐槽紧张得都变成复读机了才消停下来,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缀着汗珠的鼻尖。

 

“我是觉得来回跑的话太热了嘛。”

 

公交车上的人很少,司机为了行车速度关掉了空调。二宫看着樱井翔紧紧抿着嘴唇一言不发的样子,手心渐渐渗出汗水,心想,这大概是最后一次了吧。

 

结果这最后一次也没能成为打破两个人之间沉默的借口。

 

他们在校门口分别,走进了不同的答辩考场。二宫和也出来的时候不知道樱井翔是已经离开了还是答辩没有结束,总之粗略的环视了一眼,没能从来来往往的人群中捕捉到樱井翔的身影。

 

习惯性的想从兜里摸出烟盒,直到抓了一手空荡荡的布料才想起自己今天出门根本就没带烟。

 

那就再见吧。

 

二宫倒退着走了两步,最终还是转了身。

 

 

 

 

08

 

时间再往前走一点。

 

大概是04年的新年,二宫和也窝在沙发里看着电视里着实让人提不起来兴致的晚会,时不时瞥上一眼墙上的挂钟,手里编辑着一会儿准备群发的邮件,零点的时候只需要点击发送就行了。

 

可能是一瞬间的网络拥堵,樱井翔的回复跟好几个社团成员的一起发了进来。

 

——你这家伙,居然给我群发。

 

——啊啊,不小心点到了,本来打算直接给你打电话的。

 

樱井翔没有回复这条消息,而是直接打了电话过来。二宫笑着调侃他居然会在这种地方计较起来,被樱井大声反驳自己只是觉得两个人的关系跟普通朋友不一样。

 

那时候少年的声音里夹杂着窗外的烟火,说了两句便不耐烦起来。

 

——哎呀,你那边也好吵啊,根本听不到在说什么。

 

——那我来找你吧。

 

于是二宫和也就真的套了件外套跑了出去。

 

外头下了雪,二宫走得急忘了穿靴子,不一会儿就灌了一脚的雪水,冻得直打颤。

 

樱井翔一脸惊讶的看着站在自己家门口鼻尖被冻得通红的人,要把二宫和也往家里啦。

 

——不了不了,我就是来跟你说新年快乐。

 

——你还真为这个跑过来啊。

 

后来樱井翔从屋里拿了两条围巾,扔了一条给二宫和也让他围在脖子上,跟家里招呼了一声两人就沿着说不上安静的街道漫无目的的走。

 

雪慢慢的大了起来,二宫转头看着樱井翔满头落着雪花的样子咯咯的笑出来,

 

——翔酱,这样看你好像一下子变成老头子了喔。

 

——你不也一样,连睫毛上都是。

 

——你不懂,good looking guy连眼睫毛都是完美的。

 

不知道为什么好好的散步变成了你来我往的雪仗,少年们嫌弃一个个团雪球麻烦,不知道是谁先动手,最后一起滚进了雪堆里。

 

那大概是二宫和也的嘴唇和樱井翔的嘴唇距离最近的时候。二宫和也只觉得铺天盖地的白色里面,樱井嘴唇的那抹红色着实诱人,

 

——翔酱你的嘴唇是草莓味的吗?

 

被压在下面的樱井翔哭笑不得,抓了一把雪糊在二宫脖子上,激得他趴低了身子要躲开樱井的恶作剧,嘴唇就擦着樱井的唇角过去。

 

转瞬即逝的触感,快得二宫根本没有察觉出来到底应该归为柔软还是温暖。他把这个怪罪在天气太冷延缓了感官上面。

 

——你要思考先让我起来啊,冷死了。

 

樱井翔一边嚷嚷着一边又笑起来,顾不上自己满身雪渣子,凑到二宫和也面前八卦的追问他刚刚是把这个桥段带入了那个漂亮姑娘。

这次二宫反应倒挺快的,白了他一眼,

——我的女人们都在游戏机里。 

 

 

 

 

09

 

回国的时候是松本润和他的妻子来接的机,看上去她已经有个好几个月的身孕了。松本润是朋友圈子里出了名的模范老公,对她自然是爱护得紧,拉着二宫和也陪他们俩慢慢挪步子。

 

两个人不咸不淡的聊了些近况,松本说自己打算把之前经营的餐馆渡让出去,重新再家附近盘一间铺面做甜品。

 

“你呢?现在在做什么,上次听相叶君说起你后来没有专业对口。”

 

“就写点舞台剧的剧本什么的。”二宫拉着自己的行李箱跟在他们夫妇身边,回答得随意,“孩子的名字想好了吗?”

 

“还没呢,看爸妈怎么说吧,”松本润看着身边的妻子笑得温柔,“再说了,我起的过不了绘酱这一关也不行啊。”

 

“合着我回来就是看你们秀恩爱的吧,不行了,我得跟相叶笨蛋说礼金没了,跟我的精神损失抵消。”二宫欢快的笑了起来,像是赚了好大一笔。

 

“二宫桑这么优秀,身边不乏美女吧。”松本润的妻子好奇的发问。

 

“都在游戏机里呢。”男人老神在在的回答。

 

这话说得二宫一个晃神。

 

原来这么多年了,自己还在原地踏步。

 

 

 

 

10

 

二宫没有设想过会在什么情况下跟樱井翔见面。总觉得是要给自己点期待和悬念的,就当是只有一个参与者的小游戏,自己明白个中乐趣就好了。

 

相叶的婚礼安排在他回来的第三天,说是要老友叙旧,但毕竟是要做新郎的人,忙的不可开交,连电话都只是第一天打来问问有没有顺利跟松本见上面。二宫也乐得清闲,联系上了大野智,窝在他的画廊里一待就是好几个小时。

 

“nino,帮我买瓶红色的颜料回来好吗?”

 

大野智脸上五颜六色跟个花猫似的转过身来请他帮忙,二宫收起游戏机点点头,接过大野智写好的字条往兜里一揣就出门了。

 

只要是冬天,室外都说不上温暖。二宫和也往围巾里缩了缩脖子,低着头往目的地走。

 

好些年不回来了,拔地而起的高楼鳞次栉比,二宫在偌大的商场里转得有些糊涂,怎么都没找到三楼的画具店。四下张望着,脚步就越来越慢,然后理所应当的看见了几步开外一家杂志店里正在买东西的人。

 

几年不见,樱井翔看上去瘦了不少,裁剪合身的西装显得愈加适合,只是不知道曾经他不论怎么样都倒腾不好的领带,现在那么漂亮的扎在领口,是自己终于学会了,或者有了个贤惠可爱的女朋友。

 

二宫怎么都想不到的是,想见的人在迷路的途中就毫无征兆的遇见了。

 

而自己却没能上前开口叫住,问声近来可好。

 

 

 

 

11

 

那只是个小插曲,像是多年前那个冬天,雪地里那个算不上亲吻的吻。二宫不主动提起,就没人知道。

 

相叶的婚礼如期举行,二宫跟大野智一起抬着他画的新婚贺礼到了会场。一路上二宫都在吐槽大野智应该请人帮忙送过来,得到的只是几声意味不明的轻笑。

 

啊啊,真是的,忘了这个人从前就是这副样子了。

 

“翔酱!这里这里!你来啦。”隔着一个宽大的画作,二宫看不见相叶嘴里的翔酱在哪里,他很想现在就放下奸商的东西,整理整理衣服,万一两个人擦肩而过还能笑着打个招呼。

 

“呜哇,智君你送这么大的礼物啊,我来帮你。”熟悉的声音说着话越靠越近,然后二宫觉得自己肩膀上稍微轻松了些,抬头就看见樱井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

 

“哟,nino。好久不见了啊。”

 

那天在商场隔着一些距离,二宫没能好好看清楚樱井翔现在的样子,现在站在自己面前了,只觉得记忆中的少年被时光打磨成了一个稳重的男人。

 

 

 

 

12

 

离婚礼开始还有一会儿,二宫拉着大野智往外走,嘟囔着大叔你给人家新人留点空间啦,不要当电灯泡。

 

两个人站在人少的地方抽烟,本以为大野智不爱说话自己能落个清净,却被男人开口的第一句话怔在原地,

 

“nino还喜欢翔酱吧。”

 

不是喜欢,是还喜欢。二宫看着仍然微微笑着的大野智,一句话也接不上来。

 

“你们两个都太聪明了,又都强势的想用自己觉得好的方式保护彼此。”大野智见他不答话,吐了口烟继续说,“你走了以后翔酱去那个出租公寓里找过你,虽然我不清楚发生了什么,问起他,他只说还欠着你一顿饭。”

 

“那段时间翔酱变得有些不修边幅,虽然我是觉得他怎样都好看啦。但是长胖了不少,头发也蓄起来了,经常胡子拉碴的就出现在聚会上面。”

 

“大叔。”二宫和也深吸一口气熄灭了烟头,看着停下来等自己发话的大野智,只是摆了摆手转身往会场走去。

 

 

 

 

13

 

到最后樱井翔也没能跟二宫好好说上几句话,等他从各色宾客种脱身的时候,大野智告诉他二宫推说自己喝多了,没有参加仪式之后的宴会。

 

跟几年前一样,他答辩结束以后原本是想找到二宫说些事情的,却被临时叫去跑一组突发事件的新闻,再回来,那间短租公寓已经人去楼空。如今他从客套中抽离,还是没能赶上二宫和也离开的脚步。

 

“不去追吗?”大野智跟在他身边,看樱井翔往会场外走了两步,又迟疑着,最后转身重新取了一杯酒在手里。

 

“不了。”樱井翔摇摇头,举着杯子在虚空里碰了碰,一饮而尽。

 

 

 

 

—FIN—





评论(21)
热度(62)

© 余笙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