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笙不相逢

S右only💘
沉迷年下小狼狗攻masaki和年上精英受sho酱

[OS]末日愚妄-贰

拉长战线,给黑土比心(比哈特

墨岚:

<末日愚妄>




*OS


*阿笙的末日设定,文章也属于二人合写! @艷やかに纏って 


*全部章节走TAG


*恭喜NINO获奖!


——————————————————————————————


上臂肘关节顶在墙上,一点点地向上挪动位置,樱井多次尝试起身都因身体上的疼痛无果。


他有些泄气的瘫软了身子靠坐在墙边,烦闷地蹬了蹬腿小声地嘟嘟囔囔起来,埋怨地板太脏又埋怨墙面太过粗糙。


大野智偷着笑他,没敢把表情摆在脸上。他伸过手跟樱井翔打招呼,也同样被友好地回握住。


可是少年看了看自己手指缝隙间的碎沙,觉得脏了大野的手,便不好意思地朝着他微笑,等一松开就赶紧把手背在身后偷偷抹了抹裤子。




“需要我吗?”


“还是……搭一把手吧!”




少年主动伸手过来。大野智矮了半边身子从他腋下穿过,把少年的重量架在肩上。两人迈步子的频率不太协调,樱井翔像逞强让自己走得像个没事儿人一样,大野智却顾及他的伤势走得更像他才是受伤的那个。


几步路的距离,二人也愣是走出个歪歪扭扭的小弧线。




一路拉扯着回了房间,其他四人也因为这阵窸窸窣窣的响动而逐个清醒,见大野智怀里多了一个人,都有点儿紧张。


待在门口的小山右手已经摸上了枪柄,大野智紧忙按住人的肩膀,示意无需紧张。


他把樱井翔顺着墙送到自己被褥上,弯腰在包里翻找些纱布,一股脑地全都塞到樱井手里,然后才转头解释。




“不用担心,他是幸存者,并且没有任何感染迹象!”


“那、那岂不是能回家了!?”




队员相互打望着彼此各个眼里反着的光,兴奋的拍拍肩膀,说不出更多的话来,困意一下子就被能归家的兴奋冲散。




樱井翔虽然有些不明就里,手里还紧紧攥着纱布,瞪圆眼睛,左右观察着大野智一行人因为他这号人物的出现而欣喜起来的神情,嘴角也不自觉地跟着翘起。


搜寻三组中有两人是兄弟,年纪是他们中最小的,也最耐不住性子,浑身兜着一股子新鲜劲儿蹲在樱井翔面前问东问西。


樱井翔见这些人都客客气气的,也毫不吝啬地与他们分享在平民区躲避丧尸时遇到的惊险或是有趣的经历,讲的两个小伙子瞪着双眼,被那些故事情节唬得一愣一愣的。


三个人很快就打成一片,一边是没有多少实战经验的精英小组成员,一边是尝尽苦楚的平民区少年,年龄相仿,也一拍即合。




“我叫樱井翔。”


“我我我!我是一郎,这边这个愣头青是二郎。”


“原来是兄弟啊,怪不得长得这么像!”樱井翔左右看看,了然的笑起来。


“不过我要比我哥帅一点儿!”


“二郎!”


“诶——哥有话好说别动手!”


“哈哈哈——!”




大野智在旁边埋头为人处理伤口,完全不介意跟不上众人的话题。有时候突然插一句嘴,结果又引来众人调笑。


他的声音并不清晰,甚至有点儿口齿不清。蹲在樱井身边嘟嘟囔囔地讲,反倒让少年的内心平静下来。




大野先用棉签蘸着清水将伤口周围的泥巴与血痂清除,嫩白的皮肤逐渐清晰,伤口周围泛着一圈粉红,是刚刚长出不久的新肉。




“忍着点儿。”




用药水沾湿小块卫生棉布被大野智迅速盖在樱井胳膊上的伤口。


刺痛的感觉让樱井猛吸一口气,下意识甩动手臂挣扎起来。还没等他起身就被大野智按回到被褥上,男人手掌稍稍带有力度地压住棉布,手心的温度很快就安抚了那块疼得突突直跳的皮肤。




“谢,谢谢。”




樱井道谢的声音听上去更像是小声嗫嚅。大野智没说话,朝着对方点点头。


此次出行,能到达的医疗条件也仅仅是能勉强止血,更进一步的检查治疗还需回到贵族区才能完成。好在樱井翔身上都是皮肉伤,大野智帮忙包扎完全后见人胳膊左右摆动自然,骨头定是无事。




“这样的话,就可以坚持到回去了。”


“谢谢你,嗯…大野桑。”


“叫我智就好!这样我就可以叫你翔君了。”




突然变得有些亲近的称呼让樱井翔一时不太好意思张口,只好用手挠挠头,朝着大野智嘿嘿傻乐一下。他也不勉强对方。从包里找了点儿干粮和饮用水,就把樱井留在了二层,率先带着三名队员下楼。




此时天色早已大亮,从断壁间射入屋中的阳光将少年的金发渡上一圈温暖的光。




打了招呼要出去探情况的这会儿躲在楼梯转角处,小山见众人走向自己,急忙朝着兄弟招呼了一连串噤声的手势。一手抖抖索索地指向一层的临时马厩,面如菜色。警觉起来,一边拉开枪栓一边调笑面前脸色苍白的小山。




“缩在这么个小角落还满脸汗,恶不恶心,撞见鬼……唔!”




大野智转身捂住小川的嘴,拉着人大跨步下楼躲在楼下的小山身边。剩下兄弟二人职位都比大野三人小,也是头一回见到大野智脸上这般严肃的表情,吓得一句话也不敢多说,猫着腰贴墙下了楼。


五个大男人挤在小拐角处,一脸震惊地观察着前方。




是夜魔!


三只……至少三只!它们不是惧怕光吗?难道数据有误?!


危险的讯息统统钻入大野智的头中,虽嘴上无言,但大脑已经开始飞速旋转。


他们五人驻扎的地方距离贵族区只有不到短短五个街区的距离,若是太阳光对夜魔没有任何伤害,依照原有资料对于夜魔脚程的了解,


只要数量堆积上去,不出半天,贵族区的大门就会被撞烂。


另外四个人应该也是想到了这点,面面相觑,额头上滚下了冷汗,方才能立刻回家的喜悦被眼前的东西浇了个透彻。


他们或许就交代在这儿了也说不定。




夜魔们就在他们眼皮子亮出尖锐地长牙,刺入马的喉咙,吸食着血液。地上满是马的残肢,鲜红的肉间混有白色的肉筋和泛黄的脂肪,血腥的气味吸吸引来数不清的苍蝇,盘踞在一块块碎肉上,嗡嗡作响。


周遭是一些行动缓慢的丧尸,大多是平民区中提前变异的一批平民。身体上带着残疾,行动缓慢,目的单一。只对血腥味有较大的反应,可是数量众多,堵塞了大野智一行事先探好的道路。




大野智将存于口袋的单筒望远镜掏出,一手捏紧小山颤抖的肩膀,一手调准镜头倍数。他后背冒出的汗水早已浸湿衣衫,必须将信息汇报给研究所,然而,目前被包围的严峻形势,并没有给予他们任何喘息的机会。


从没预料,无法硬拼,也无处可逃。


一郎拍了拍大野,比着手势无声的询问他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大野看了眼专心啃咬马匹的夜魔,回身也打着手势安慰他们,示意几个人悄悄的回楼上去。




“让我和小山留在这里吧!”




眼看着楼下的马只剩下些许碎肉块,夜魔也开始进行饭后的小范围活动。如此贸然留下的决定实在太过危险,大野智对这个提议一点都不接受。一时间竟有些僵持。




“楼上,翔君一个人。”




小山猫着腰,把大野智与另外两人往楼上赶。而小川身手虽不如小山,体格也偏瘦弱,但是头脑灵光,眼神儿又好,两人倒也是个照应。


大野拗不过他们,只好多留下一盒子弹和几个燃烧瓶,拉扯着另外两兄弟上了楼。




回到房间里,樱井翔已经进食完毕,干粮吃完剩下的包装袋和空水壶被整齐地放在角落。


少年整个人都缩在被褥里,后背靠墙在闭目小息。他睡得很浅,听见点儿响动立刻就睁眼了,琉璃似的眸子盛满了紧张和不安,看得大野智蓦地心里一疼。


樱井见三人脸色凝重,以为与自己有关。顾不得膝盖上的伤口,急忙正坐,一脸询问地望向大野智。


大野正闹心,看见樱井翔这么对待伤口,连忙拉起面前慌乱的少年,摇摇头。




“翔君,我们被围了。”


“什么?围?怎么可能……”


“外面至少有三只夜魔,夜魔你知道吗?就是……”




大野智蹲靠在窗户边上,一面用望远镜不停监视楼下丧尸的动态,一面陷入沉思。


另外的兄弟俩只好抱着枪,守在门口,时不时和樱井搭上一两句话。


此刻他们已经没有了马,行动能力极大地受到限制,若是徒步返回贵族区,还要带上通讯设备和收集的各类样品,少说三天,多则一周。


加上周遭全部都是因为几匹死马而吸引而来的丧尸和突发变异的夜魔,他们一共六人,樱井翔还带着伤,想要突破包围简直成了天方夜谭。


目前掌握的情报太少,变数实在太大了。更何况他们谁也没有真正接触过夜魔,毕竟曾经接触到夜魔的人,最后都没能回去。


大野智挠了挠头。还是因为贵族区的安逸日子过得太久了,这短时间内精神的高度紧张,大脑都有些吃不消。




阳光和煦,把整个人都烤得温暖得很,大野智甚至觉得自己有些困。他垂着头,归家的念头与被迫外出的委屈一下子席卷了内心。说到底都还只是几个二十出头的黄毛小子,现在却要谈论什么生离死别。也许前一秒还在大闹嬉笑的兄弟下一秒就被怪物拦腰斩断。




而曾经美好的黄昏夕阳,茂林秀水,也只能从史记资料的插图中了解。


突然觉出了些悲凉。


大野智抿着嘴唇站起身,拍了拍裤子上的浮尘,招手让门口的三人来到自己身边。


虽然平时没个队长的样子,但出门在外,即要对的起在贵族区等着自己的兄弟,也要对得起一同出生入死的组员们。




“总之……我们先往远撤吧,别在大路上走。”


“走房顶!我可以带路!”


“那就拜托翔君了。”


“那组长我们去把他俩叫回……”




楼下突然传来急促的几声枪响,大野智瞳孔一缩,提枪猛的回身就往楼下冲,一边跑一边上膛。


一只夜魔猛然扑到楼下二人的面前,一口咬在小山的肩膀上,鲜血一下子便喷涌出来,小山疼得抽搐,向后招呼小川帮忙。小川骇着一张脸,冲夜魔胡乱放了两枪,趁它疼痛松口的空档拉住小山,用了吃奶的力气把人往楼上拉。


夜魔没有思维,挨了枪子儿,也只等缓过神来,扑上去又是好大一口。小山的肩膀整个不能要了,血肉模糊间伤口周围快速凝结出黑色的脓包。


病毒感染的速度,伴随着夜魔的变异,更加快速。




“组长!快——救他!”


“小川快点儿上来!命令!”




小川没有跑上楼,骂着娘,也骂着小山,纤细瘦弱的胳膊一直死死架住对方粗壮的手臂。大野智咬牙,看不过去,就吼樱井三人往回撤,自己几步上前挥动枪托,朝着夜魔的面门就是一下。夜魔脸破了相,皮肤下层的脓水一下子就混着血往下滴,这一下给它疼坏了,稍稍松了嘴上的劲儿。


得了这几秒的空小川和大野智一起,把小山从夜魔口中救了回来。来不及喘息,又是架着又是推的朝楼上拖。


樱井翔从屋子里跑出来,帮忙扶住胖子后背。胖子左侧肩膀愣是缺了一整块肉下去,森森白骨都以断折的模样暴漏在外。止血已经来不及了,可是小川并不想就这样放弃。




“组长!它们上来了!”


“继续火力压制!”




身后两个小伙子也不是吃素的,迅速从慌乱中冷静下来,一人手里端着一把军用步枪,点射又稳又准。


楼下缓劲儿的夜魔此时已经嚎叫着上楼,还引来了更多的伙伴。它一露头,就被精准地打压下去。


六人就这样背靠着背一点点地往后撤,小山的血拖了一整层楼道。




“小川,你傻啊?就你那小胳膊小腿儿的,还拉着我跑。”


小山脸上已经没有了血色,眼神也有些飘忽,吐槽的声音也不像之前那样有力。




“缺块儿肉还嚷嚷!小心我不要你了!”


小川眼里蓄着泪水,似乎是给自己点底气,几乎是用吼的。




“求求你快丢下我吧……”


“你给我闭嘴!永远都别想老子会丢下你,死也得死一块了追着下地去揍你。”




跑到尽头,樱井托住小山的后背,出声指路。眼前是被打散的墙,外面是对面的楼房,这是六人唯一的出路。


大野智挥手让一郎二郎先跳过去,又一把捞起身边的樱井,再回头看小川和小山两人,小川浑身颤抖着说不出一句话来,背对着大野怀里搂着已经停止呼吸的小山,手指在燃烧瓶的磨砂口上一下下磨蹭。




“啊、啊……”




樱井翔一瞬间明白过来小川的意图颤抖的嘴巴张张合合,极困难地挤出一个音节,震惊地瞪大双眼。他朝着小川伸手试图拉他走,被大野拦下。


樱井翔咬着嘴唇在他怀里拼了命挣扎探头去看小川,大野智将下巴抵在少年头上低声提醒了一句就抱着少年边跃向对面,与一郎二郎汇合。




“小山,兄弟我对不住你娘。”




小川把手在裤子上摸干净,用力掐了掐小山圆滚滚的肉脸,盖住他那双死不瞑目的眼睛。


大野智落地的瞬间,是背后传来燃烧瓶玻璃外衣破碎的声音。


火海包围了二人,也阻挡住夜魔追击的道路。


擦了擦表盘,短时针指向十。已是上午十点,四人在房顶上大约疾行了三四个钟头。


能扔的不能扔的都扔掉了,连通讯设备也砸烂扔远,樱井翔凭借深刻记忆拉着三人在楼群房顶间乱窜。


若是在天黑前不能找到落脚点,这四人也必定是夜魔丧尸口中的美餐。


大野智与二郎并肩走在前方大头阵,随后是樱井翔紧跟其后。一郎走在队伍末尾,一言不发,步子有些拖沓,他伸手偷偷捏了前面樱井的腰,还把人吓一跳。樱井翔刚想回头责备,却被这惨白的脸色吓得噤了声。


一郎无奈地笑了笑,瞄了一眼在前方的大野和二郎,偷偷掀开上衣下摆。




“……一郎你!”


“嘘——”




一郎腰部的伤口正在流脓发黑,周遭的血管凸起泛黑。樱井惊呼,刚要伸手确认伤口,被一郎急忙推远,匆忙挥手。




“不许摸,病毒传染方式防不胜防。”


“我没事儿的!病毒对我没效果!让我看看你伤——!”


“翔君,你们在做什么?”


“……没事,我觉得翔君是个非常好的青年。”


“诶?”


“翔酱别在意啊,我哥他就这么假正经!”




一郎急忙把衣服放下来,一脸正直地朝着愣在一边的樱井翔微笑,又摸了一把对方柔软的金发。樱井翔满脸担心地看着一郎无意识的咬着下唇,被大野智迟钝地当做是被摸头之后的害羞。




距离事发地已经有一段距离,四人观察了一下情况,又小心翼翼的重新回到更好走的水泥大路上。


只要这样笔直走下去,就能回到贵族区。


远处街道口的石墙后有一个晃动的身影,大野智掏出望远镜看了看,兴奋大呼。




“马!”




四人快步上前,看品种,绝对是贵族区里培养的。樱井翔拉着缰绳,在缰绳一边发现了一个铁牌。




“搜寻二组,佐藤……”




原来是二组的马,没想到事到如今还帮了四人一把。只是,四个人,无论如何也无法都乘在马上。


樱井翔必须接回贵族区,所以问题出在剩下三人那里。


气氛一下子变得沉重起来,尤其是一郎,一直消沉地低着头。这里面生存能力属大野智最强,应当留下。若是论职位,顺位第二就是一郎,大野见一郎没有反对,就打算让二郎陪着樱井先行回去。


二郎自然是不同意,一是觉得自己回去抛弃了弟兄,二是对于哥哥现在沉默的异常状况十分不安。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身为弟弟的二郎最终败下哥哥一郎的阵来。大野智拍了拍马屁股,拉过樱井翔的手帮人爬上马。又查看对方小腿伤口的情况,有血蔓延的痕迹。


樱井在马上晃晃腿微笑着安慰大野智,一扭头,对上了紧紧跟在二郎身后,一郎阴沉的脸。




“一、一郎!”


“我哥咋——额啊!”




二郎还未来得及回头,脖颈传来的痛感就席卷全身,惨叫一声跪在地上,捂住不断冒血的伤口。


大野智冲上前,抱住发狂的一郎。此时,也发现了对方藏在衣服下面的感染。


一郎喉咙深处发出的低吼可怕瘆人,眸子中充斥着血丝与肿块,被大野禁锢在原地还蹬腿挣扎,极具攻击意识。


受伤感染的二郎瘫坐在原地,望着躺下的哥哥。朝着大野智与马上的樱井挥了挥手,无奈地笑了。




“我哥没我不行啊,正好,你们走吧。”


“二郎!”


“翔君……走了。”




大野智跳上马,强行扭过少年的身子不让他再回头,用力甩起马鞭。


无言中飞驰,他发现胳膊上有些凉湿的感觉。


樱井翔金色的发在自己面前一晃一晃,是在哭吗。大野迟钝的神经被一双无形的手拨弄清醒,慌忙探头过去。




“翔、翔君?”


“如果能帮上他们……一个也不用死了,如果……”


“不怪你,真的不怪你……”




话题无法进行下去。樱井闷闷不悦地趴在马背上,大野不时向人搭话也无功而返。自认嘴笨不擅长引导话题的他也只好认命,敬业地挥动缰绳好久才发现樱井大概是哭累了,趴在马背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了过去。


就算带回贵族区,樱井大概也没有见识过上层的残酷吧。所谓血清,根本不是大野智这种等级层次能享受的。




更何况下面贵族区的居民呢。




出于私心,大野智并不打算看到这个搭上自己兄弟的少年,变成一具被抽干血的空壳。


有了马归途便算多了许多,黄昏跑到警戒巡逻区的安全范围后,大野智将速度放缓。


掏出了一直藏在胸口的小型无线电。




“喂?二宫?松润?相叶?”


“嘶拉——”


“喂?”


“噢噢小大!你吓死我们了!怎么都不联络研究所!怎么是用的是私人……哎哟!——笨蛋,换我来讲!”




耳边传来相叶雅纪与二宫争吵的声音,大野听到反而安心下来。等到一小阵安静之后,无线电接收灯重新亮起。




“喂,这里是二宫。”


“啊,NINO,帮我。”


“又作了什么妖儿?让我给你擦屁股可是要钱的——”




“帮我带个人进去,疑似血清。”


“靠,这可是个大事儿。你……”


“帮不帮这个忙?天快黑了。”


“……我都听J的!”




“Leader先把人带进来吧,路线一会儿告诉你。”


——————————————————————————————

评论
热度(82)

© 余笙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