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笙不相逢

S右only💘
沉迷年下小狼狗攻masaki和年上精英受sho酱

[OS]末日愚妄—叁

<末日愚妄>

 

*OS.

*末日设定,文章属于跟 @墨岚 二人合写!

*全部章节走TAG.

——————————————————————————————

收了线,大野智等着里面的消息也顺便摇醒了熟睡的樱井翔。许久没有得到放松的少年这一路睡得有些发懵,趴在马背上扭了扭身子不情愿被人扰了清梦,直到身后的人略带无奈的出了声才想起还有大野存在,瞬间清醒过来僵硬地坐直身子,清了清发干的喉咙,有点尴尬地低头把玩起马鬃。

 

大野从背后掏出水壶递给对方,樱井接过来只是小口小口地润湿口腔与嘴唇,就又把盖子重新拧上了。大野智不解,从前出任务回城以后,颠簸了好几个小时的队友们无一不是抱着饮用水猛喝一气,

 

“你怎么……”

 

樱井翔猜到了男人的意思,摇了摇头笑着辩解说是贫民区生活太过艰难,很难饮用上干净水源。

 

“水太干净了反倒不会喝了。”这是从遇见他一来头一遭,大野从他身上看到了与年龄并不相符的悲凉。

 

夕阳暗红的余韵逐渐被东方缓缓攀上的胧月冲散,黯淡的光晕像波纹一样圈圈往外漾开,不多会儿太阳被地平线吞了最后一丝色彩,天全黑了。

 

星子也出来了,被谁的手随随便便一撒就点缀在黑夜的幕布上。城里生活的日子头顶永远罩着防护罩,看什么都像隔着层浓厚的雾霭,鲜少有机会瞧见的这么明朗的天空让大野智仰头看得入迷,樱井也因为大野要着牵缰绳而环抱着他的姿势动弹不得,只得跟着一起仰头。

 

少年对星空没什么兴趣,转而侧着脸悄悄观察起大野智来:男人的嘴唇很薄因为出神而微微张开,脸颊圆鼓鼓,鼻梁倒是直挺挺的一条线,再往上看是长又浓密的睫毛,若是白天阳光好的话,还能看见透过其间扑打在脸上的斑驳吧。

 

这人长得真可爱啊。

 

脑子里蓦地就有这个想法冒出来,吓得樱井翔一愣,再想想先前大野智在面对危险情况时候严肃的表情,又觉得可爱这个词语并不适合这个男人。

 

“怪人。”他在心头默默地想。

 

“翔君一直盯着看,我很尴尬诶。”

 

 

“啊抱、抱歉!一不小心……”就看得太入神了,偷看的行径被发现,羞得樱井翔红了耳朵尖,飞快得把脸别开去。

 

“没事儿,那现在我可以低头了吗?”

 

“……为什么不能?”樱井翔有些跟不上大野智思维跳跃的节奏,愣愣发问。

 

大野智依旧仰着头,鼻子里逸出了几个短促的音节,闷闷的笑声传进樱井的耳中。少年不免更加好奇,又扭过脸来重新仰头不解的看着大野智。男人却是突然低头,两人的距离一下子拉近许多,他甚至可以看清楚樱井翔泛出星光的眸子与柔软翘起的长睫毛。

 

“因为低下头好像会亲上翔君。”

 

“大野君——!”早该想到他会这样说的……樱井少年又羞又恼。

 

“好像会被你打fufufu——但是你又打不过我。”

 

“别在那里没完没了啊!”气哼哼的转头不再搭理自顾自笑得很开心的人。

 

大野智手中的无线电嗡嗡响了两声,散出了幽幽的蓝光。又等它闪烁了三下才接通,这是他们四个人之间私下定好的暗号。

 

这头刚懒洋洋地“喂”了一句,就听着松本润在另一头有条不紊的安排起来,语气认真又快速。樱井听了个大概,也不明白他口中那些弯弯绕绕的小地方,只想到跟着大野走就行了,索性不再注意他们对话的内容。

 

“城门的监控画面被nino掉包了,这时候走那条路能避开巡逻的人,但你还是得小心点,有情况及时联系。”末了松本润又多交代了几句。

 

大野听着松本规划的路线闷闷地唔了几声,表示赞同后就挂掉无线电跳下马,路过城门口监控探头时还咧着嘴冲镜头笑了一下,牵着缰绳晃晃悠悠地朝着密林深处进发。初来乍到的少年颇为兴奋,仰头仔细地观察着密林间高大奇异的树木。

 

交错纵横的枝条异于寻常树木,大野智解释说是政府当初为了阻挡外界可能存在的紫外线而培育的新品种。那时候的大野智刚学会骑自行车,还是个不能拆辅助轮的小孩儿呢。想到这里大野软呼呼笑了自己两声,就又继续回忆。

 

等研究室人员从一大串论七八糟的监测数据里得出外界空气安全的结论后,当初那些树苗也已经深根入土了。各个部门互相踢责任皮球,最后上报时说着为了未来生活的前瞻性而种植,上头赏下来,又掐着脖子要分一杯羹。这样拉拉扯扯地过去了两个春秋,最后撤了专门管理的人员,由它们肆意生长。

 

“其实是樱花树变种来着……它们还小的时候粉嫩嫩的,春天了就特别香。”

 

不知为何樱井翔盯着那黑乎乎的丑树干来了精神,一直缠着大野智问这问那,大野看少年晶亮的眼睛也没吝啬口舌,皱皱眉毛就开始绞尽脑汁地回忆有关的一切故事。

 

等到大野智和二宫和也他们一票人开始猛长个子的时候,树也开始猛蹭个头儿,不出几年就挡住了贵族区外围居民区的阳光。

 

“但毕竟是外围人,再多的要求也不敢提。”

 

“外围……人?”听见新鲜的称呼少年在这个地方把话头打了岔。

 

“是啊,外围人。所以啊,上面就……"

 

树叶又大又厚,一点儿光也照不进来,居民们开始向政府抗议。政府采取缓和协调的策略,这家发点儿救济粮那家的发点儿钱,不少的住户们安定下来,而那些不能接受的住户,依旧拉帮结伙地跑到政府办公楼面前举横条幅,可是人数少了很多,渐渐的也都没了声响。

 

“NINO说是政府派人下来征兵,威胁那些家庭了。”

 

“……威胁什么?”

 

“嗯……不听话就让家里的人入伍?”

 

“啊——”后面的话被吞进的喉头。

 

毕竟去了外面,没有几个人能活着回来。 

 

气氛一下子有些尴尬,话题也就此打住。两人谁也没有再开口挑起话头,樱井翔看着走在前面的大野智,心中有千万个疑惑,一时也理不出个头绪要怎么开口打听,何况他们才刚认识不到一天。看了一会儿就垂着头,手里玩着大野智给他摘的嫩条,若有所思。

 

不多时大野智勒停了马,拂着马的脖子说着辛苦了,又拍拍少年的小腿肚子要樱井下马。但是马背到地面的高度对于樱井来说有些困难,少年深吸一口气在心底做了一个五秒钟的心理建设,鼓起勇气正要往下跳,身子刚歪了半边就被一旁等着的大野智抄着腋下抱下了马。

 

“我自己会下来。”樱井面子上挂不住噘着嘴小声抱怨,大野也只好闷笑着牵马走到树边拴好,顺走了那块缰绳边上属于佐藤的铭牌。

 

“翔君,一会儿我们走条小路,跟紧我。”

 

在密林里完全丧失了方向辨认能力的樱井翔被大野智拉着,好像是左右饶了几个大树根才走到那条所谓的小路前。大野智猫着腰伸手扒开面前一人高的变异植物,出现在两人面前是一条隐藏在细树枝和碎石下的土路。

 

树遮住了一切的光源,先前的月亮早就看不见踪影了,密林里的夜是有别于外面的黑,伸手不见五指,除了被紧紧攥着的手,樱井翔甚至不能确定大野智跟自己距离到底是多远,只能紧紧地跟在他身后,惊恐地左顾右盼,生怕从黑暗中冲出一头什么巨大的猛兽。大野智的后背被少年另一只手轻轻抵着,像是在确认自己一般便马上意会是对方感到紧张的反应,殊不知自己已经可以敏感地接受对方传达的各种讯号,也是默契度的突飞猛涨。他松开了一直拉着的手腕,贴附着少年的掌心重新牵着他,脚下的步子踩得更实。

 

五六分钟的路程,土路的尽头是一堵被藤蔓缠绕的“墙”,大野智伸出手在上面悉悉索索的摸索着什么,一只手还牵着樱井翔,少年不知道他在忙活什么,只能安安静静的等。

 

“咦?怎么摸不到了。”左摸摸右敲敲“墙”也没点动静,樱井有点儿失去耐性地心想着没想到这人这么迷糊。余光突然瞥到隐藏在树丛中的红光一闪,在黑暗中格外刺眼,刚要出了声提醒对方,“墙”自动弹开,正中在面前俯身摸门的大野智的面门。大野飞快的撒开钳着樱井想的手捂住脸就势往后滚了一圈。等再从地上爬起来,像极一只“土花猫”,惨烈状况堪比上战场的迷彩妆。

 

“笨蛋渔夫你连门怎么开都忘了还想带人回家——?!”

 

从门里走人出两个人来,由于逆着光,只能分辨出高矮和壮瘦。瘦小点的那人正叉着腰,稍微侧身给同行人让了去路就抬脚踢在大野智还撅着的屁股上,嘴里还不停吐槽着。

 

适应了光亮的樱井翔在原地凌乱了。这人到底是个什么人物?大野智被踢了一脚竟然丝毫不反抗,眼中也是这么久以来,自己从未看到过的,甚至连眼睛都快睁不开的放松神情。

 

也是呢,他到家了。樱井捏了捏手心的汗,没由来的有些失落。

 

另一个人也已经停在自己面前上下打量着。手轻轻磨蹭的下巴,浓眉大眼生了一副好皮囊,目光深邃又满是距离感。樱井翔在等对方先开口之前,默默绷紧了身子。

 

“初次见面,松本润。过多的先别讲,抬胳膊。”声音意外的柔和入耳。

 

“翔君要听话,松润是个好人哦,就是早上起床诶哟——!”

 

“笨蛋管好自己就够啦,你瞧瞧你这一脸的泥儿!二宫和也。”最后一句显然是对樱井翔说的。

 

樱井翔是他们中个头身材最娇小的一个,真要详细点说,比二宫和也还矮上半个头。他也不闹,十分配合地抬起双臂并向挑着眉毛关注情况的二宫点点头算是问了好。

 

初步检查的结果让人很满意,松本润舒了口气放下戒心,将检查用的仪器折叠收好,又细心地将上面落上的草梗弹开。大野智在爬起来之后跟二宫窃窃私语几句,樱井看不出口型,但也能与大野朝这边投过来的关切目光对上视线。

 

叫二宫和也的人领头,背着手慢悠悠地往里面走。松本在他后面,怀里抱着方才的检查仪器和一些装着晶莹液体的试管。撇头看见樱井翔有些好奇的总瞄他手里的东西,就开口解释说是一些日常用药与假性人造血清。樱井似懂非懂地听着,眼睛盯着其中一只试管上的字母略有发呆,手指十分童心地剐蹭着沿路的光滑金属墙壁。大野智从后面探了个头,见樱井的动作十分不解,又以为是他手指有什么异常就从上前去握住查看。

 

“嗯?”

“啊?”

 

大野智握上去的手被樱井立刻挣脱开,少年轻咳几声面上浮着层樱色。大野见人无事也就摸着后脑勺嘿嘿傻乐,全当是回家精神放松之后脑子不转弯。

 

走在前面的二宫听见后头的响动只偏了下头就继续前行,脑子里寻思着下批走私货的交货时间。暗道虽然暗道,安全也是条……财路,时间定下来,剩下的就是相叶的工作啦。

 

路程不长,过了几个门走转了两个弯,二宫推开了最后一层铁门,是间明亮的小房间。

 

不过不是樱井翔所想象的那种充满瓶瓶罐罐迷之药剂和各种高级仪器的实验室,而是一个在装横上精益求精的大客厅。每一件家具都很有分量,配色独到且精致,一切都体现出刚刚好的态度。

 

一边的壁炉里燃着火,暖和得很。

 

松本润拍拍樱井的肩膀让他坐在沙发上休息,转身进了隔壁房间,口中还叫着另一个人的名字。大野智拉着还四处打量的樱井在沙发上坐下,转身一边给人倒水一边努力回忆着桌子上倒扣的杯子究竟谁是谁的。

 

好难呀。大野智撇着嘴埋怨道。

 

二宫和也站在原地若有所思地盯着壁炉看,鼻子一嗅一嗅地动,表情突然变得很是愤怒。

 

“相叶雅纪我让你点上壁炉又没让你烧了这个家!”

 

什么?什么?发生了什么?樱井翔被他细而尖的嗓音吓了一跳,惊恐地瞪着眼睛看向一瞬间变得气势汹汹的二宫,手下意识握紧水杯眼睛直往大野智那边瞅。却只见对方一脸平静地吃着鱼肉香肠,又熟练的剥开一根给自己递了过来。

 

从旁边屋子里横冲直撞地飞出一个大个子,手里还端着一口冒着热气的大锅。隔热毛巾看起来粉嫩嫩的,上面似乎还印着几朵小花。

 

“抱歉抱歉……我怕Nino你冷到嘛,外面晚上那么冷,感冒了怎么办?”大个子挥舞着锅铲努力安抚二宫和也的情绪。

 

“才、才不是理由啦……笨!”

 

“相叶酱说话总是这么直接。”大野智嚼着嘴里的鱼肠,斜靠在沙发上一脸惬意的看着二宫和也瞬间被灭了气焰。

 

“哟!Leader!”

 

大个子一来,卷着一阵风好像还带来了夏天。对新来的陌生人咧开一个满分笑容自我介绍自己叫相叶雅纪,原机智善良勇敢的千叶人。樱井翔并不知道千叶在哪里,只能隐约感觉到相叶背后那似有似无的碧海蓝天与清新的风。

 

“这么多烟都飞出去了!你当咱们家这么小破实验室多有钱啊?你不怕纪检局那帮人盯上我们?然后我伟大的第二事业就被连锅端了!就因为你的壁炉!哦对了我的游戏怎么样了。”二宫和也缓过神来反手拍在相叶后背上,咬着牙要讨点面子回来。

 

“Boss关了!老三太难了我过不去就……覆盖存档了。”相叶眨巴着眼睛往后蹭。

 

“结果?”二宫皮笑肉不笑的挑眉看他的动作。

 

“今天吃汉堡肉哦……”

 

“你去死吧!”

 

相叶扯着有些沙哑的嗓子放下锅,闪身躲开了二宫的鱼肉香肠攻击,优美的身姿与跳跃姿势像极一只大兔子。大野智拍着大腿在沙发上笑成一团,上气不接下气的说,相叶酱这么老长的腿怎么着也得是北极兔,又拉着仍然不明所以的樱井鼓掌喝彩。

 

结果当然是二宫和也赏了他们一个一口火锅里面的鱼豆腐。

 

“好烫!/哎哟!”

 

松本润这会儿才从屋子里出来,换了一身衣服,对刚才发生的事情显然已经见怪不怪了。

 

等他加入的饭局还没开,桌上三人刚刚碰了杯,樱井捧着一杯牛奶被要求小孩子不许喝酒。

 

“先别开饭,翔君还得做点儿检查,Leader从正门再回来,去上头汇报一声。”松本润刚拿起筷子又想起什么似的放了下去。

 

“没关系哦,火锅可以多炖一会儿~”相叶雅纪喝了口酒下去,在喉头翻滚起来的辣意让他眯起眼睛赶紧塞了片生菜叶子在嘴里。

 

跟这几个人待在在家樱井翔的安全不用担心,只要自己尽快从正门“再”回家就完事儿了。大野智嗅了嗅衣服,确认没有沾染上食物的味道,几句短短交代了一下,就准备从来时的路摸出去再回来一次。

 

樱井翔坐在三人中间缩手缩脚的似乎有点儿拘谨,大野智以为他是认生,摸了摸少年毛茸茸的头顶没多注意就离开了。

 

除了土路小跑几步,大野智很快就找到了拴在林子里的马,把佐藤的铭牌重新挂了上去,又想着不能那么干干净净,就趴在地上滚了两圈。上马轻轻夹了下马腹,朝着草丛里时而闪红光的监视器树了一个拇指,等到那边确认安全的两下快速闪动以后,便驾马飞奔而去。

 

大野智返回时十分顺利,值班的人远远看着他骑马回城万分惊讶。看着大野智脸上疲惫的神情,没人问也没人敢问剩下人的消息,只是扶着大野从马上下来,一边派人往上报,一边笑着感慨他的好命。

 

他们掩不住喜悦的心情影响了大野智,心里很不是滋味儿地想起那些留在外面再也回不来了的弟兄,脸上的表情好不到哪里去。

 

“欢迎回家。”值班的小战士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哼,我早就回来了,拐了个人不说还吃了鱼肉香肠。

 

按照规定做好登记以后大野智将马匹归还,上头说让他今天先回研究室好好休息,一切之后再说。离开值班门卫的视线进了密林后他就往小路拐,途中私人对讲机震动两下都被他按掉了,原本想着没有几步路就没必要通讯的他,还是想的太少。

 

但那时候他又怎么会想到,回到实验室后就看到了被五花大绑在手术椅上的樱井翔呢。

 

少年瞪着眼睛,想让自己看上去情况没那么糟糕,但无奈手脚都被牢牢绑住,只能靠声音壮胆,

 

“放开我!”




好久不见~

今天是末日系列上线啦!

黑土辛苦了么么哒(战线越来越长hhh

评论(14)
热度(75)

© 余笙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