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笙不相逢

S右only💘
沉迷年下小狼狗攻masaki和年上精英受sho酱

(A团)良辰终被时光吞没

是我。

因为码字中途电脑突然黑掉而必须重头来过的我,临时捡起了高中时期曾经因为不好把控而放弃的风格。

大概不是一个长故事,走什么CP也还没有想好。

只是莫名的想写写一个时代接近末尾,时局稍显动荡的时候,爱情会应世还是脱俗。

它的结局不受我的控制。

此章为起始章节,记为零。

全部内容走文章名tag

浅川千裕为原创人物。


















良辰终被时光吞没·零

 

 

 

 

 

千裕在天要破晓的时候醒了过来。大概是觉得冷,她迷迷糊糊的又往被子里缩了缩身子合上眼睛想再睡一会儿,却不知怎的左右都睡不着了。继续躺着怕扰了同房住的小姐妹。阿澄昨天夜里被主子差遣着忙了半宿,外头新下的雪又堆了几寸才抖抖索索的回来睡下。千裕只能起身裹了衣服往庭院里去。

 

天依然带着昏暗的,像是染缸里过了最后一道清水的象牙白布料,灰蒙蒙的。不知夜里几时停的雪,已经被更早起床打扫的院仆拢在了路边,混着被笤帚掀起来的泥又化了些,表面竟结了薄冰不再是雪的形态。

 

一天中最冷的时候,连大口呼吸都做不到,只能把衣袖拢起来掩住口鼻小心翼翼的呼吸。千裕穿过长廊往庭院更深一些的地方走去。平日顾着院子里的杂事根本没有心思欣赏,不如趁着这个时候逛逛。

 

千裕想起自家那个有些拥挤的小院子,或者更宽阔一些想起整个村,每到冬天下雪的时候也总能看见万家灯火掩映其中,终归能称得上温暖。到这里就跟外头不一样了,目光放得远近也都只能看见白茫茫的一片雪,再多一些便是院里败落得只剩秃枝的树。

 

浅川千裕原本是有些弱听,父亲靠着点远方的关系把她送进了樱井家做事。因为性格里的怯懦自卑让她花了好些时间才慢慢摸清楚周围人的脾性。她很是喜欢樱井家的家纹,是一朵舒展樱花,这多多少少纾解了压在千裕心头的那种沉闷。

 

第一天来,是管家引的路。

 

个子高高的男人裹在一身华丽的苋红色里,衣服的边角都打理得整整齐齐。若不是父亲一路絮絮叨叨说了些大家族的规矩,千裕几乎就要以为这人是樱井家的少爷。

 

“樱井家往前追溯是名门贵族,你去了定要安分规矩,做事要稳重,切不可粗心犯下什么差池。”

浅川掀开车帘看了眼已经能寻到轮廓的樱井宅轻轻应了一声。

 

家仆进去通报了,不多时便出来了一个男子,五官深邃,嘴唇也紧抿着,千裕心下有些害怕的想着也许往后的日子不会好过。

 

“是浅川小姐吧,让你久等了。”男人的声音意外的比看上去要温和。

“是。”千裕福了福身子。

“你先跟直哉叔去收拾,随后来前厅领差事和生活用的物件吧。”温柔的目光看得千裕从心底暖了起来,觉得怎么有男子生得如此好看,羞怯的垂了眉眼不敢多再打望。

“我叫松本润,以后樱井家还要麻烦你多费些心思。”这话又让千裕觉得这人更加美好,比起从前在小姐妹那里听来的,她上头颐气指使的管家好上许多倍。

 

松本身后的院落宽阔,石板路两旁种了花草,稍远一些的地方落了大片的晚樱林,正值时节,粉色的花冠挤满了枝头。美景加上面前温言细语的管家,让千裕渐渐的轻松起来。

 

千裕在晚餐过后便见到了樱井家的少爷,坐在那片晚樱林边上的凉亭里,对面是另一个也没见过的男子,和服着了大片秋香*,两人正握着棋子厮杀的畅快。隔了很远的距离,再加上原本弱听,千裕根本听不见他们说了什么,连面容都看得朦胧不真切。倒是听同房的阿澄说了许久关于少爷的事,这会儿只是见了那身绯色的衣服便心中知晓了。

 

心情舒畅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很快,转眼烟火大会似乎刚结束,再算日子的时候,竟然不足十日就是年关了。千裕告了假出门去几里外的邮筒给父亲投递年内的最后一封信。到这时候了还是有些想家的。

 

樱井家不同于往日有些冷清的样子,陆陆续续来了几个少爷的朋友。

 

上次那位一起下棋的男人千裕后来知道了叫二宫和也。原是同少爷住在街对面的玩伴,后来随着经商的父母搬家去了别处,近几年又才恢复联系。这日他穿着一身藤黄的和服,外面披着管家备好的斗篷,同他站在一起的是相叶家的少爷,豆青*衬得他看上去比夏天的时候白净了不少。

 

“浅川,你去厨房里帮忙看看,一会儿上菜可不能怠慢了。”在拐角处遇见了松本润,自从知道她有耳疾之后说话便不动声色的比他人更靠近些许,却从来不对她另眼相看,这样千裕对松本几乎抱着一种感恩戴德的心情。

“是,我马上去。”

 

“小润快过来,外头冷。”是少爷手里捧着炉子站在他们身后,似乎是寻了些时候,鼻尖通红,被松本皱着眉责备怎么连斗篷都没有罩一个就贸贸然往外走。

“忘了。”小少爷咧嘴笑笑,“这不急着出来找你,上月智传了书信过来,也就是这几天就要到了。不知道能不能赶上今天的晚餐。”

“知道的,这事你念了好久。不过我也好奇今年他又要拿出什么新奇的玩意儿哄你开心。”松本解下了自己斗篷罩在樱井身上。

“被小润穿得可暖和了。”

 

“今天忙完了你们也早些休息吧。”站在一边的千裕本想等少爷和松本离开后自己再通过,没想到少爷会跟自己说话,她有些惊讶的一时忘了低头。少爷身边的事情一直都由松本再打理,也从来不见他的房间有婢女出入过,所以千裕鲜少有机会这么近的接触少爷,果然是阿澄嘴里好看的只应生在天上,又觉得光是这样也概括不了。话一出口这下她觉得少爷也平易近人了起来。

“是,少爷。”她终于后知后觉的低下头。

 

 

 

 

 

—TBC—

*秋香:黄色系,由黄色和绿色调制而成。我印象中看见这个颜色名称是在《红楼梦》里“那个软烟罗只有四样颜色:一样雨过天青,一样秋香色,一样松绿的,一样就是银红的。”

*豆青:像青豆子一样的颜色,是青釉的派生釉色,最早出现是在宋代的龙泉窑。(暑假旅游学到的hhh)文章里拔哥穿的豆青色和服是比照我国历史到清代时期出现的近绿色,以前是近黄色的。

*苋红色:是暗红紫色 ,比淡紫色更红,但欠浓。

*绯色:很多人会误以为绯色很鲜艳,但其实绯色是偏深的红色。

肯定很多学画画的太太,请原谅我这种灵魂画手的班门弄斧(。

然而这时智哥并没有出现………………(跪下

你们陪我唠唠嗑嘛Q3Q

评论(4)
热度(35)

© 余笙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